寓言故事网

雄狮复仇记

垃圾分类宣传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非洲肯尼亚的瑟朗热蒂国家天然动物园的北端,是大森林与草原的交接处,这里栖居着成群的非洲狮。一天清晨,一头体态轻盈的母狮口中叼着头刚捕获到的小牛羚,来到了一个覆盖着密草的山洞前。母狮用鼻音哼了几哼,洞里立即钻出一头未过周岁的小雄狮。母狮放下小牛羚,开始了给小狮传授捕食的早课。当小牛羚忍着被母狮咬断后腿的伤痛,挣扎着站起来时,母狮不慌不忙地用前爪搭住它的后颈将它按倒。然后,母狮后腿蹲地,半挺着身子,张开血盆大嘴咬住了小牛羚的咽喉。小雄狮竖起圆圆的耳朵,以紧张而带有稚气的眼神,全神贯注地盯着“女教师”的一举一动。

  母狮并没有伤害小牛羚,又把它放开了。小牛羚站起来,慌慌张张地向前逃跑。“小徒弟”先是全身收缩,匍匐在地。然后,它身子一纵,猛地向前扑去,抓住了小牛羚的颈部,试图用下颚把小牛羚扼死。可是,小雄狮的体重够不上分量,小牛羚用力一甩,就将小狮抛了下去,并用尚未成熟的牛角把它的肚皮划了一道长长的伤痕。小雄狮顽强地翻滚起身,不顾伤痛扑到小牛羚的身后,撕咬它另一条尚未受伤的后腿。小牛羚的两条后腿都残废了,“扑通”一声倒在地上。母狮扑了上来,一口咬死了小牛羚,然后把猎物拖回它和小狮居住的山洞。

  小雄狮的肚皮早就饿扁了,它迫不及待地跟来撕食。狮子是夜行性动物,母狮打猎忙了一整夜,也早饿了。但它不像狮爸爸,有了食物不让孩子靠近,只顾自己享用个够,而向来是让孩子先吃饱吃足。母狮也正是免得大雄狮与它的宝贝争食,才和小雄狮一起暂时离开狮群,居住在这里的。不一会儿,小雄狮吃饱了,离开猎物向母狮走来。母狮迎上前去,用爪子把它翻了个四脚朝天。原来母狮惦记着孩子肚皮上的伤口哩!它忍着饥饿,在小狮子的伤痕上舔呀舔呀,直到小雄师闭上眼睛舒舒服服地好像快要睡着时,才停下来去用餐。

  母狮把小雄狮吃剩下来的牛羚肉全部装进了肚子,只不过马虎虎吃了个半饱。

  这时疲劳向它袭来,又当爹来又当娘真是太辛苦了,母狮不由得打起盹来。迷迷糊糊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突然,母狮听到洞口外传来了小雄狮惊恐的吼叫声。它一跃而起,循声奔去,看见一个生着灰色卷发的家伙,手拿一张大网,正向小狮子身上撒去。

  母狮不知道,就是这个“灰卷发”近一个月来,带领一帮匪徒,经常来天然动物园里偷猎,大象、犀牛、河马、大猩猩等很多珍贵的野生动物,都遭受到他们的残酷屠杀。此刻,他想用捕兽网罩住活泼可爱的小雄狮,然后把它卖到马戏团或其他动物园里去,挣上一大笔钱。母狮怒吼一声,飞快地扑向那张已经撒出的网。网儿被母狮的前爪搭住了,一下子缠在它的身上。母狮拼命挣扎翻滚,眼看就要挣脱罗网了。一个穷凶极恶的匪徒,忙用手提机枪对准母狮的心脏部位,狠狠地打了一梭子子弹。母狮身上鲜血飞溅,小雄狮心如刀绞,扑到那个打枪匪徒的脚边,死死咬住他的小腿不松口。

  那家伙痛得嚎叫起来,“灰卷发”拔出长刀向小狮子刺去,‘小雄狮的臀部被刺中了。母狮急得用最后的力气,吼叫一声,告诉小狮子快逃跑。小雄狮只得服从妈妈的命令,忍着剧痛,撕下了匪徒的一块腿肉,就一头扎进密密的丛林中了。它拼命地跑啊跑啊,终于逃脱了匪徒们的魔掌,但由于伤痛严重和失血过多,不久它就昏死过去。

  当小雄狮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舒适的帆布床上,一位满面笑容的中年男人正在给它搔颈背上的尚未长长的鬃毛哩。天然动物园里的动物向来不怕人,小雄狮又被搔得很舒服,觉得好像是狮妈妈正慈爱地用舌头舔着自己,就温顺地一动也不动,甚至像只猫一样打起了呼噜。

  这位中年汉子,是天然动物园狩猎督察官罗斯。

  为了打击偷猎者的嚣张气焰,保护这里的野生动物,几天前他专门组织了一支反偷猎队,并亲任队长。昨天早晨,罗斯队长听到枪声追踪偷猎者,在灌木丛中发现了满身是血的小雄狮,就给它简单地包扎了一下,并把它带回了驻地。一到驻地,他立即请医生给小狮子清理伤口和消毒,并重新仔细地包扎起来。为了使它醒来时脾气好一些,医生还给它注射了既止疼又镇静的针剂。

  又不知过了多久,小雄狮感觉到头上被轻轻地拍了一下。它睁眼一看,那男人给自己端来一盆香喷喷的羊肉。他亲热称呼它叫“毛头”,并抱它到食盆边,让它饱餐了一顿。

  小雄狮对罗斯产生了好感。不一会儿,小雄狮臀部的伤口明显地疼痛起来了,就像那柄可恶的长刀还在死死地扎着它,它不由得吼叫起来。罗斯队长抚摸着小狮子的脑袋,说:“毛头,不要紧,马上就会不痛的。止痛药已经和肉一起吃下去了。”不一会儿,小雄狮真的不感到疼痛,睡着了。将近一个月,罗斯队长每天都来给它喂食、换药。只要小雄狮醒来时看不见他的人影,就会烦躁地吼叫起来。

  它明白是这人救了自己,它已经完全离不开他了。

  小雄狮“毛头”的伤口长好,可以外出走动了。它追随在罗斯的左右,服从他的命令。不久,当罗斯带领队员出外巡逻时,它无需人招呼就会抢先跳进他们的汽车里去。它还不愿意站在车板上,而要蹲在罗斯队长身旁的座位上。当园中的游客发现它时,总会惊奇地叫嚷:“嗬,快看,狮子坐汽车啦!”

  又是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在罗斯队长的照料下,小雄狮已经长成了威武的大雄狮了。它的颈脊部披着密密的长鬃毛,头显得特别大,成了真正的“毛头”了。它身长近两米,一身健美的腱子肉,吼叫起来声音十分洪亮。

  当追捕偷猎匪时,“毛头”拿出了母狮教它的打猎本领,立了几次大功。它悄悄地绕近道飞跑到偷猎者的前面,潜伏在灌木丛后面。罗斯他们就把偷猎者们往雄狮躲藏的地方赶。坏蛋们不知是计,一心想穿过灌木林逃脱,谁知一头威风凛凛的大雄狮一声怒吼,出其不意地一跃而起扑向他们。当偷猎者们丧魂失魄还未缓过神来时,反偷猎队队员的枪口已经逼到他们的后脑勺上了。

  在大家的艰苦努力及雄狮“毛头”的帮助下,反偷猎队终于陆续捉拿住了50名可恶的偷猎匪,只可惜没有能够抓到狡猾的匪首“灰卷发”。可是,不知为什么,可恶的偷猎匪,只可惜没有能够抓到狡猾的匪首“灰卷发”。可是,不知为什么,当地法院的秃头法官又把他们抓到的偷猎匪一个个都释放了。罗斯队长和队员们都气坏了,就跟法官争执起来。“毛头”也走进了法官的办公室,一见法官,就低沉地吼叫起来,并张牙舞爪地想扑向他。罗斯队长连忙制止住“毛头”,把它带回驻地。大家心里都感到蹊跷,因为“毛头”从不无端地仇视人。

  又过了几个月,罗斯队长他们又一次包围住了这些偷猎匪。偷猎者们竟然不战而降,他们说,不愿再追随“灰卷发”了,因为他付工钱时太吝啬了。当罗斯队长全神贯注地向一个匪徒查问“灰卷发”的底细和下落时,“灰卷发”突然从树丛里一下子跳到罗斯的背后,并举枪向他瞄准。

  雄狮“毛头”的动作更为迅速,它先用前爪一下子击落了“灰卷发”的枪,然后一口咬下他的灰卷发发套,使他露出一颗贼亮贼亮的秃脑袋。呀,原来这个无恶不作的“灰卷发”与伪善的法官是同一个人。其实,上次雄狮就已经从法官身上的气味辨别出了他就是用刀刺自己的坏蛋了。

  使命圆满完成后,反偷猎队也解散了,队员们仍回到自己原来的工作岗位上去了。罗斯考虑到雄狮“毛头”已经完全长大了,忍痛把它又送回了大自然。不久,“毛头”就成家生仔了。罗斯从望远镜中经常看到这样的场面:“毛头”趴在地上,把头高高地昂起,显得傲慢而沉静,眼睛微睁,好像在回忆那一幕幕往事;它的妻子和它并肩趴在一起,显得异常温顺;它们的几只幼仔,在它们身旁厮打嬉闹。真是一幅天伦之乐的图画呀!

  点评

  狮属群居性动物。幼狮一般会随着妈妈长到2岁左右,狮群中的狩猎和哺育幼狮的工作基本由母狮完成。

  本故事讲述一只小狮子在目睹母亲被捕猎者杀死后,一直伺机报仇的故事。动物的灵性逐渐被我们所认识。母狮对小雄狮的保护,闪现着母性的光芒。小雄狮对恩人的情,对仇人的恨,对母狮的爱,让我们感悟到了可贵的真情。而动物的智慧恩人的情,对仇人的恨,对母狮的爱,让我们感悟到了可贵的真情。而动物的智慧也让我们刮目相看

  动物对人类的仇恨大都是由于捕猎引起的,人类的猎杀绝大多数和生存毫无关系,而在人类用猎枪对它们特殊“关怀”下,许多动物种类灭绝。

标签: 雄狮复仇记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