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更新 | 把妹达人 | 武侠故事 | 中华上下五千年 | 中国民间故事

叔嫂情缘(节选)

热门搜索:200字寓言 100字寓言 爱情 男人 剑王朝 是什么 泡妞 恋爱 什么 幽默故事

现代故事

当前位置:小故事大全> 民间故事> 现代故事>

叔嫂情缘(节选)

来源:寓言故事网 作者:寓言故事网 发布时间:2016-07-25 17:48 浏览:

    那年栓子十五岁,刚上初中,嫂子就娶进了门。
  
  栓子五岁那年,娘在院里后脑着地摔了一跤,头没磕破,也不见红肿,起身拍拍土回到屋里就不行了,老爹急忙叫人送医院,不想在半路上就断了气。
  
  栓子爹家里地里一把抓,吆喝着大的,哄着小的,土里刨食的忙碌,累出一身病,总算把柱子栓子这哥俩给拉巴大了。老少爷儿仨,筷子夹骨头——三条光棍。没有女人,家不成家。于是,柱子二十刚过,老爹就托人给大儿子说了门亲,还没到法定的结婚年龄,就把嫂子娶进了门。
  
  嫂子进门了。给这个原本死气沉沉的家带来了生机和活力,也带来了亮色。老爹脸上多了舒缓的笑纹,柱子干活更卖劲了,最快活最幸福的还要属栓子。
  
  娘死的早,栓子对嫂子有种特别亲近的感觉。
  
  放学回来,栓子一进门,就叫:嫂子,饭还没做好?俺饿的受不了了!
  
  嫂子说,饭厨柜里有块剩饼子,先垫垫,饭一会就好。
  
  嫂子模样秀气,泼辣能干,爱说爱闹,过了门拿小叔子也不当外人,对栓子经常是呼来呼去的。
  
  有一次,栓子一回家,正在炕上拆被子的嫂子对他说:拴子,嫂子晒的衣服还在院里的铁丝上,帮俺拿来吧!
  
  栓走出屋,来到院上,用眼踅摸了半天,也没见铁丝上有晾晒的衣服,便道:嫂子,没有衣服呀!
  
  嫂子说,咋会没有?我隔着玻璃都看见了。是不是不想伺候嫂子呀?
  
  栓子又抬眼看了看:嫂子,我真的没看见呀!
  
  嫂子鼻子脸贴在玻璃窗上,用手一指,笑的咯咯的:傻小子!裤衩不是衣服是什么呀?
  
  栓子光想是嫂子的裤子或花褂子,她这么一说,他才注意到铁丝上不起眼地挂着两个小物件,那是嫂子的裤衩和胸罩。
  
  正赶上哥哥柱子从地里回来了,便道:栓子,你别管她,你又不是她的小支使儿!
  
  栓子还是乖乖地把干爽柔软的裤衩从铁丝上摘下来,好奇地凑近鼻头使劲闻了闻,居然嗅出了一股香喷喷,甜丝丝的味道。在回屋递给嫂子时,他竟避开嫂子的眼神,脸有点红,胸口也有点跳。
  
  嫂子是个福星,不光为这个家带进了活力和喜气,也带来了好运。
  
  嫂子的肚子很争气,过门的第二年初冬,就给栓子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大侄子,这可把病歪歪的老爹给乐坏了,那病身子也好了多一半。
  
  说来也是巧劲儿,栓子家添丁进口,人财两旺的事一桩接一桩,嫂子正搂着儿子坐月子的这几天,他家养的老母猪也临产在即。把个栓子高兴得走路一溜小跑,呼呼带风。满怀着希望,等着小猪仔的顺利出生。
  
  老母猪居功自傲,躺在猪圈的盘窝上,微闭着眼睛,肚子一鼓一鼓,嘴巴里哼哼唧唧。哥哥柱子在后院猪圈里守候着,因为这蠢笨的老母猪绝对不会做个合格的母亲,如果没有人的看管,它会把刚生出的小猪压死的。
  
  说来这初冬的天气也挺冷的,一整天的等待,猪仔还没生。老母猪满脸都是痛苦的表情。看来怕是遇到难产了,眼看天色已晚,柱子跟老爹一商量,把栓子也叫过来,决定把老母猪请到屋里强行接生,如何强行接生呢?一个字,掏。
  
  栓子长到十五六,还是第一次见老母猪下崽,开始觉得很好奇。后来,看到老母猪难产,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哥俩连搀带扶把这“高危产妇"让进了老爹和栓子住的西屋,抱进一大抱麦花秸,软软的铺在母猪的身下。准备好热水,抹布,又找来一个大大的纸箱,里面垫上厚棉花,用来装小猪崽。然后,柱子把右臂的球衣挽到胳肢窝,左边的也高高挽起,用肥皂水洗洗手,洗洗胳膊。老爹蹲在母猪的身侧,双手有节奏的从前向后推动猪的肚子助产。柱子从猪的后面试探着,慢慢伸进手,小臂,再往里,母猪疼得四只腿斜斜的伸起,几乎要侧转身来,栓子紧张的帮老爹按压住。一会儿,柱子的眼里放了光,好像捞到了宝贝,手臂慢慢回撤,哎呀,掏出来一只。光溜溜,软乎乎,没有声息。死的。
  
  唉,怪不得母猪生不下来。老爹放松了一口气说着。柱子把死猪仔放在一边,接着掏。第二只又出来了,热乎乎,老爹用抹布擦去猪仔嘴巴里的东西,轻轻扯断它的脐带,顺手打个结。把它放进纸箱中,就看见它闭着眼,乱撞,砰砰的响。可能是产道顺畅了,就不用柱子去掏了,老猪就像排粪蛋儿一样,那些不睁眼的小猪崽儿在老母猪的腚后,一会儿出溜出一只,一会又出溜出一只。这一窝好像是12只,活的。
  
  老爹的眉头舒展开,柱子和栓子脸上也挂上了轻松的笑。为那只脱离了苦难的老母猪,更为了以后日子带来的希望。
  
  小猪崽的哼叽声,爷三个的说笑声,还有栓子来来回回欢快的脚步,汇成的这股喜气,感染到了东屋做坐月子的嫂子,她在屋里喊上了,她在叫柱子:你个挨千刀的,俺后背痒痒的要死,你光顾着老母猪下崽了,就不顾俺了?你搂着老母猪过吧!
  
  栓子一听,哈哈直乐。从那话音中,听的出嫂子也为他们高兴。
  
  老爹到底是过来人,想的比他们多了一层,要说这女人坐月子的时候,也正是她们躺在床上百般撒娇的时候,况且大儿媳是个功臣,给他家生了个带把的呢!就跟柱子说:这里我跟栓子看着,你过去看看你媳妇娘俩吧!
  
  柱子正忙的收拾残局,满手脏污,便不耐烦地说:栓子,你去给你嫂子挠挠痒,生了儿子有功了,真能折腾人!
  
  栓子乖乖地先在堂屋洗了洗手,走进东屋里,见嫂子侧身卧在炕上,一手搂着侄子喂奶,一只胳膊正在使劲地够着后背挠痒痒。见栓子进屋了,便道:快快,栓子,帮嫂子挠挠,痒死俺了!
  
  栓子便从嫂子的脖子处伸手进去,在嫂子的背上挠了起来。冬天里,又是刚刚洗过的手,嫂子居然不嫌栓子的手凉,而栓子觉得嫂子的背真是又暖又柔又光滑,一股舒适的快意滑过栓子的心头。
  
  嫂子说:向上挠。栓子便向上挠;嫂子说:向下挠!栓子又向下。嫂子又说了:再往下一点,栓子挺直了身子,再往下探,他觉得已经挠到了嫂子的屁股,嫂子被挠得浑身舒服,嘴里快活地哼叽着,腰肢也在床上扭动。栓子却觉得自己的腿根儿处一点点地发热一点点地发胀,硬硬的涌起一股不可遏制的冲动,一会儿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溢出,裤衩里黏黏的……
  
  栓子像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涨红着脸,匆匆返回西屋。那一刻,他感觉自己长大了许多。(未完待续原创文字行者轻松)
  
  

(寓言故事网:www.yuyangushi.com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