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更新 | 把妹达人 | 武侠故事 | 中华上下五千年 | 中国民间故事

圣猿传说(下)

热门搜索:200字寓言 100字寓言 爱情 男人 剑王朝 是什么 泡妞 恋爱 什么 幽默故事

武侠故事

当前位置:小故事大全> 民间故事> 武侠故事>

圣猿传说(下)

来源:武侠故事 作者:寓言故事网 发布时间:2015-04-25 09:55 浏览:

   只见夺天塔下部的梁柱都抽离出了原位,噼里啪啦地往下坠去,第四层的兵器房和第七层都料房承重最甚,坍塌最快,耳中只听得铁器和木料接连撞击的声响,其 中还夹杂着牲畜的哀鸣,朱牛阳朝着楼底大喊道:“阿哼!阿哞!阿咩!”原来第五层也崩塌了,他所养的猪、牛、羊也坠下了楼去。
  尘土飞扬中,还见得两个忽明忽暗的圆球直往下坠,纪天瑜稍加思索,便即恍然,那是包裹着赵无惮和敖刚的两个琉璃蛹!
  几个眨眼间,夺天塔九层以下几乎被掏空,整个高塔缓缓向东南方倾斜过去,诸人倒向东南墙面。众人都以为夺天塔即将倒塌,脸色一片死灰,谁知倾斜到一定角度,倾斜之势忽然停滞,众人身体猛地一晃,便即站定,定神再看,只见原本高耸入云的夺天塔竟成了一座斜塔。
  纪天瑜挂念母亲安危,发疯似的跑向偏房,只见母亲床上的被褥叠得整整齐齐,人却不知去向,一时惊慌失措,这时莫迥也冲了过来,见此情形,愕然道:“阿芳她……她去哪了?”
  纪天瑜心急如焚,大起不祥之念。
  耳中忽听得秦若喊道:“塔就要倒了!咱们攀着外墙往下走!”
  众人齐声响应,便要从栏杆上攀出,突见塔下亮起了一团火光,又成一条火线,瞬间燃成一个大圈,将夺天塔团团围住。一个身穿青衣的蒙面男子站在夺天塔正前方,手中牵了一根长绳,仰首望向塔顶。
  蒙面人压低声音道:“这根绳子与夺天塔最后一根承重的柱子相连,我……我只消轻轻一扯,这座高塔便会塌成一堆垃圾。”声音中似乎含着一丝胆怯。
  苍溪帮帮主乔青大骂道:“放你娘的狗屁,将倾之塔,岂能靠你一根长绳支撑住!”作势要往下跳。蒙面人轻扯长绳,夺天塔随即一阵剧烈晃动,乔青险些从高空坠下,幸得魏崇古与怜空大师拽了他一把,才不致酿成惨剧。
  蒙面人又道:“渔天农,不必浪费穿云炮了,除你们之外的所有人都被下了迷药,锁在各个分部的房内,没有人会来救你们的。”游乐平只得悻悻地收起火炮。
  纪天瑜心中一惊:“莫非娘亲也落入了这人手里,那该怎么办?”
  莫迥怒喝道:“你是谁,为何要这么做?”
  蒙面人道:“别管我是谁,只要答应我一件事,你们便可活命。”
  怜空大师松了口气道:“阿弥陀佛,只要不造杀孽,一切皆可商量。”
  蒙面人却道:“我要你们将一个人从塔上抛下来,死活皆可。”
  秦若惊道:“谁?”
  蒙面人低头沉吟一会儿,昂起头道:“逐浪帮那个姓段的。”
  诸人大惊,纷纷望向段沧浪。段沧浪脸色苍白道:“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要取我性命?”
  蒙面人的口气突然从方才的怯懦变得狠辣起来,咬紧牙关道:“无冤无仇?段沧浪,我且问你,当年与戡天教一战,你可亲身参与了?”
  段沧浪点头道:“不……不错,那又如何?”
  蒙面人一句快过一句:“那你还记得,那场恶战之中,你曾击倒一名男教徒,他妻子跪倒在地,向你苦苦哀求,可你毫不留情,手起刀落,竟先杀死了她。那男教徒悲怒交加,使出最后一击,发出一枚袖箭击中了你的左脸颊。你恼羞成怒,又一刀将男教徒身首异处。”
  蒙面人的声音不大,但谁都听得出,他心中饱含熊熊怒火。段沧浪抚摸着脸颊上的疤痕,思绪似乎回到了三十八年前,颤声道:“你……你是戡天魔教的后人!”
  听到“戡天魔教”四字,塔上之人尽皆骇然。
  沙隐突然睁大眼睛道:“你们瞧,他穿的是农匠盟的衣裳,他……他是农匠盟弟子。”诸农匠盟人定睛瞧去,蒙面人身上所穿的,果然是农匠盟的青色葛衣。农匠盟从来上下平等,纵然是盟主莫迥,穿着也与一般弟子无异,是以一时也瞧不出这蒙面人的身份等级。
  莫迥遏制怒气问道:“你就是那个混入我农匠盟的魔教教徒?”蒙面人垂下脑袋,不敢与他目光相接。
  杨震大喝道:“原来这些年设祭台祭拜霍亢,还有写那招魂幡的人,便是你!”
  蒙面人默然一阵,突然张口道:“戡天教魂殁而不朽,五庞恶贼死有余诛!”
  夺天塔上发生的变故,华玄却全然不知,此刻的他正躺在麦田中,仰望渐渐升起的明月。大风刮来,一阵阵麦浪在他身边起伏,仿佛能将他托上苍穹,身入云端。
  躯体舒泰,心也沉静了下来。华玄紧闭双目,将这几日发生的怪事在脑中一幕幕地回放。
  远古神话中,大禹擒拿无支祁,为驯服其为己所用,先是用铜钉将他钉在玄天柱上,以雷电击之,又给他戴上银箍,使熊熊烈火煅烧,无支祁却毫发无损。大禹怒极,将无支祁鼻穿金铃,压在龟山之下,无支祁竟将龟山擎举而起。大禹无奈,只得命人用铁链将无支祁锁在淮河之下。
  而惨死的四位天农神匠,遭受的正是无支祁曾经的折磨。最先被害的是畦天农胡十亩,他是被铁链勒住了颈脖,拖入蟒河中生生溺死,铁链上的长毛和河岸上的怪猿脚印都昭示着与无支祁的关系,但这显然是凶手故弄玄虚,必然还有别的破绽。
  华玄突然想到了胡十亩红色斗篷背后那两个相距尺许的孔洞,左边的破洞撕裂开一道大口子,右边却只有手指大小,这是为什么?
  红衣、两个相异的孔洞?华玄陷入冥思,突然身子一震,心乱如麻:“莫非与那人有关?不,这不可能,那人决不可能是凶手,定是巧合罢了!”
   他不敢往这条线索继续想下去,只得回归到原先的思路:第二个被害的是樵天农林木,他鼻中穿了金铃,在山壁下被一块巨石砸死,依据山壁顶的断裂处来看,巨 石似乎是被生生拔断的,可近千斤之力,绝非常人所能逮,一时又让人想到是否无支祁作祟。但好在自己在断口处嗅到了麟胆果的气味,还找到了一片疑似镖虫的黄 色枯叶,若自己没有猜错,麟胆果加上镖虫,这怪神之力便可以此解释了。
  正是从这时起,华玄才断定犯下凶案的绝非神鬼怪妖,而是有人在利用无支祁的传说接连杀人。
   第三个被害的是火药匠薛晓炎,她头戴银箍,被活活烧死。但令人不解的有三点,一是附近的草地都被损毁,只有东边一块寸许之地的几簇绿草幸免于难;二是在 尸体附近发现了薛晓炎随身携带的火药锦囊——在她配制的新火药中,本该是麟胆果的成分竟被类似的鸦胆子代替,这又是何原因;第三,也是最令华玄困惑的,薛 晓炎宁死也不愿被救,莫非她知道凶手是谁,那又有谁能令她用死来包庇呢?

(寓言故事网:www.yuyangushi.com
上一篇:圣猿传说(中) 下一篇:目镖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