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言故事网

金江:我和寓言的终生情缘

垃圾分类宣传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我在童年时就爱好文学。读小学时坐在教室里,最爱听老师讲寓言故事。老师讲的《龟兔赛跑》、《狼和小羊》、《守株待兔》、《揠苗助长》等寓言,至今还在 我脑海里留有鲜明的印象。小学四年级时,我参加全校一次作文比赛,得了第一名,此后我对作文特别喜欢。除了完成课内老师命题作文外,我还自备一本课外作文 簿,喜欢自找题材写课外作文。小学五年级时,我就向上海中华书局的《小朋友》杂志投稿,发表习作。这时候我心底涌动着一个强烈的愿望:将来我要做一个作家。这就是我少年时的作家梦。

  我原名金振汉,1941年我18岁时,开始用笔名金江,在报刊上正式发表作品。我的文学创作是从诗歌起步的,1947年出版了第一本著作《生命的画册》(诗集),我的诗作后来被收入《中国新文艺大系》和《中国现代经典诗库》。新中国成立后,由于当时我国少年儿童的精神食粮匮缺,我在报纸上看到老作家张天翼的呼吁:“请大家拿起笔来为少年儿童写作”,我深为感动,便响应他的呼吁。从此我的文学创作就从诗歌转向儿童文学,主攻寓言。我自1953年开始创作寓言,1954年1月30日在《大公报》上发表《寓言四则》。(后来据文学史家考证:这四则寓言是新中国最早发表的寓言。)此后我创作寓言的热情很高,接连在《人民文学》、《长江文艺》、《解放日报》、《工人日报》、《红领巾》、《少年文艺》等报刊上发表了数百篇寓言。1956年出版了《小鹰试飞》和《乌鸦兄弟》两本寓言集。我把这二本寓言集寄给冯雪峰和严文井两位著名作家请教,很快接到他们的回信,给予我很大鼓励,使我更有信心在寓言这条文学路上走下去。我立下誓言:“殉情寓言,至死不渝。”1957年教育部还将我的寓言集《乌鸦兄弟》作为向全国推荐的优秀儿童读物。该书印数达11万册。我的《寓言百篇》,老作家严文井特地为我写序,1982年获全国优秀儿童读物奖,三次印数达167800册,是全国寓言集印数最多的一种。

  我原在温州中学担任高中语文教师,1983年,我已满60岁,在温州中学办理了退休手续。我的文学创作,原系业余创作,退休后我可以将全部时间和精力投入创作,竟成了“专业作家”,岂不美哉!我的创作热情愈来愈高,创作收获也越来越丰。到现在我已出版著作60种,我的作品在全国和省市共获奖30次。作品还被翻译为英文、法文、朝鲜文出版,向世界发行。我的寓言《大轮船和小汽艇》、《乌鸦兄弟》、《白头翁的故事》被选入大、中、小学语文课作教材。1983年我的寓言《狐狸和猴子》被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改编成《过桥》美术影片,受到少年儿童的欢迎,现已制成光盘,向全国公开发行。

  1982年我成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84年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成立,我当选为副会长,并连任二、三届副会长,同时被选为浙江省寓言文学研究会会长。1984年我又担任《寓言》杂志(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主编。1987年温州市人民政府为表彰我为少年儿童创作的卓著成就,特授予市劳动模范的光荣称号。

  1992年我70岁,少年儿童出版社特地为我出版了《金江寓言选》。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浙江省作家协会和温州市文联联合在温州举行“金江寓言研讨会”。来自全国各地的学者和专家三十余人参加。经过热烈和深入的探讨,与会者一致认为我数十年来在寓言园地孜孜不倦,辛勤耕耘对繁荣和发展我国寓言文学事业作出了重大的贡献,称誉我是“中国当代寓言的开篇人”。并共同建议设立“金江寓言文学奖”,以奖励和推动寓言创作,并规定每两年举行一次评奖。自1992年迄今,已举行评奖七次,共评出获奖者81人。此奖对扶植新人,推动寓言创作,扩大寓言创作队伍起了积极作用。我还将获奖作品编成《金江寓言文学获奖作品集》由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以鼓励获奖者和未获奖作者。1994年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举办首届“金骆驼奖”,授予我特等奖。 1999年新中国建国50周年,浙江省作家协会评选“浙江文坛五十杰”,我又荣膺此称号。

  2002年我80岁。我从自己一生600多万字的著作中,精选出130多万字,编成《金江文集》一套四册准备出版。但出版文集需要很多钱,我是一个穷知识分子,哪有这么多钱?正在为出文集发愁之际,承蒙市政府补助人民币10万元,使我的文集得以顺利出版,了却我平生一个心愿。

  2004年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第九届年会在嵊州举行,会上颁发第三届金骆驼奖,授予我“特殊贡献奖”。2006年想不到又有一件喜事临门。国家要出一套《百年百部中国儿童文学经典书系》。这是儿童文学界一件大事。由国家组织严文井、束沛德、金波、樊发稼、张之路、王泉根、高洪波、曹文轩8位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和评论家成立“高端选编委员会”,来选编这套丛书,一百年选编一百部,一人一部。去年1月先出第一辑25部,我的寓言集《乌鸦兄弟》列在其中,这使我感到很荣幸,很欣慰。此生我和寓言结下了不解之缘,寓言是我的第二生命。我搞寓言创作已半个多世纪,我的寓言终于得到社会公认是“百年经典著作”。在第一辑中收入的寓言集仅我一本,并能和叶圣陶、冰心、张天翼、严文井等大师名列一起,对我来说岂不是最大的荣幸和欣慰吗?

标签: 金江 我和 寓言 终生 情缘 年时 爱好 文学 读小 学时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