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言故事网

徐强华:我与寓言

垃圾分类宣传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传说,鲤鱼跳进龙门,便成为龙。

  有一条鲤鱼想成龙,就跳起龙门来。龙门流急难跳。但它信心百倍,鼓足勇气向急流直冲,急流把它撞回原来的地方,再冲,还不成。一而再,再而三,鲤鱼毫不灰心。最后,它用尽平生力气向上一冲,“霍”的一声,就跳进龙门了。

  这鲤鱼成了龙,自然十分高兴。

  别的鲤鱼羡慕极了,便也学着它的模样,跳起龙门来。

  成龙的鲤鱼回头一看,见跳龙门的鲤鱼那么多,觉得不是味儿,便傲慢地把守龙门,将跃进龙门的鲤鱼一条一条顶了回去。

  鲤鱼门气愤极了,纷纷提出抗议:“你干嘛阻拦我们?难道忘了不久以前你也是一条鲤鱼吗?”

  “可现在我是一条龙呢!”成龙的鲤鱼把尾巴翘得半天高。

  这是我在1956年发表于《浙南大众报》的一篇寓言《鲤鱼跳龙门》。写此寓言的动机,是当时有感于某些人自己进步了,不愿意、难以容忍甚至反对阻扰别人进步的不良现象。那时我还年轻,血气方刚,看到不平事总想“鼓与呼”,忍不住要议论一番,评说几句,而寓言这种文学体裁最合我意,短小精悍,寓意深刻,可歌可泣,喜笑怒骂,反映世间万象,揭示人生哲理。而读寓言,就如同路上遇到一个人简短交谈,当这人向你走来时,仿佛是一个孩子,面目可喜,生动活泼,而当他转身离去,你会发现原来这是一个充满智慧的长者。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上了这个被著名儿童文学作家严文井先生赞为“怪物”的寓言。我读了大量的寓言,也开始有感而发地写寓言。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这篇寓言曾入选《世界寓言精品500篇》、《中国现代寓言选》等各大出版社出版的20多种寓言选本。但在1958年反右斗争“补课”中,这篇寓言竟被诬蔑为反党大毒草,我因此被戴上右派帽子。这是何等冤屈啊!我想,这寓言即使算不上香花,至少也算是带刺的玫瑰吧,怎么就成了毒草了呢?然而在那个是非混淆黑白颠倒的年代,这种冤案也可谓司空见惯,不足为奇。直到1979年,我的右派帽子才被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春风吹走,终于得到彻底平反。我兴奋至极,深深感激党的大恩大德!从此,我又拿起笔来写寓言。

  一年春节,我在温州二中高中教过的许多学生结伴来我家拜年,得知我还在写寓言,就都劝我别再触碰这个敏感的领域,已经为这个吃了那么多年的苦头了,还是尝试创作其他文体为好。我却认为寓言揭露假恶丑和歌颂真善美的功能是其他文体不能替代的,而且写寓言已经成为自己的不能割舍的爱好,要放弃寓言创作,就如同要放弃呼吸空气一样。同时,我坚信党在对待文学艺术和知识分子政策方面,不会再重犯以往的错误。学生们有无奈于我的固执的,有感动于我的执着的,那天的新春拜年会,简直就是一场师生间真诚又激烈的辩论会,最终学生们还是都被我说服了。之后,我写寓言更加勤奋了,除了积极搞好教学工作,一切可以利用的业余时间,包括寒暑假,几乎都用在寓言创作上。在短短的几年中就发表了数百篇,出版了《黄莺和鹦鹉》、《菩萨出汗》两本寓言专著。寓言集的出版更激发了我的兴致和热情,从此,我潜心于寓言的创新,冲破“先秦寓言”和“伊索寓言”的创作模式,大胆尝试创作系列寓言(几篇或十多篇内容相关,又相对独立的寓言)。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发表了70多组系列寓言,出版了《谈狗色变》(上海少儿出版社)、《床下钓鱼》(北京少儿出版社)、《通话寓言》(中国少儿出版社)三本系列寓言集。这些著作深受广大少儿读者和专家的好评。如《狐狸的尾巴》(《童话寓言》中的一篇)被瑞安市一位小读者改写成寓言剧,入选张鹤鸣和冰子主编的《狮王种草》一书中。浙江师范大学副教授(儿童文学作家、评论家)以“探奇创新,独具一格”为题,高度评价我的系列寓言著作。《谈狗色变》《床下钓鱼》、《童话寓言》分别获得“优秀儿童文学奖”(浙江作家协会)、“优秀创作成果奖”“金骆驼二等奖”(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

  我认为寓言的内容,必须不断创新,应该涉足更为深广的领域,特别是现代科技领域,来开拓寓言文学的题材和主题范围,创造一批崭新的具有鲜明时代色彩的寓言形象。在这方面,我曾作过有益的尝试,将现代科技知识融进系列寓言,创作出使人耳目一新的作品。如《太空探测奇观》、《登月酿造桂花酒》、《高尔夫球的喜与忧》(写高尔夫球被宇航员带上月球后的表现)等。此外,我还编了《中国科学寓言选》,此书由北京少儿出版社出版后,受到广大读者好评。他们以“一本有特色的书”、“科学寓言的珍品”“融哲理性知识性和趣味性于一体”等为题,在《人民政协报》等报刊上发表,给予较高的评价。同时,此书还受到人民政府的关注和重视,北京市教育局将它列为“儿童文库”必读树木,后又被推荐为全国“红读书目。”这对出版社和编者我来说,无疑是莫大的鼓舞和鞭策。不少读者给出版社和我写信,要求编个“续集”。于是我又向寓言作家们征稿,请他们多写以现代新科技为题材的科学寓言。最后,我从他们的来稿中精选110篇作品,编就《中国科学寓言选》(增订本),仍由北京少儿出版社出版。

  我觉得自己的寓言文学创作取得了可喜的成绩,但与全国著名的寓言作家相比,差距还不小,我应当虚心向他们学习,让自己的寓言创作更上层楼。

  从事寓言文学创作我有明确的目的,那就是力求为广大少年儿童读者提供精美的精神食粮,以利于他们健康成长。基于此,我曾用所得的稿费向中国少儿出版社购买自著的《童话寓言》两千册,赠送给温州市广场路小学和我故乡永嘉县枫林镇中学的师生各一千册,又将含有四分之三寓言作品的个人作品集800册赠送给我的母校枫林小学的老师和学生。据上述三所学校的校长反应,学生们还是挺喜欢阅读寓言文学作品的,他们还特意组织过座谈会,讨论读书心得。

  勤勤恳恳,专心专注,耕耘在寓言文学创作这块园地中,并乐将所得所获与众多的读者们分享,这该算是我一生中最值得欣慰和自豪也是最有价值的事了吧。钟爱寓言,一生不悔!

标签: 徐强华 强华 我与 寓言 传说 鲤鱼 跳进 龙门 成为 一条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