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言故事网

人与熊的恩仇

垃圾分类宣传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刚刚转过一片小小的山林,吉里布老爹就瞥见对面山坡的树丛中,闪过一头母熊的身影。他心头一紧:这畜生到底跟上来了。其实,早在吉里布老爹锁上他居住了60多年的小屋门,拎起那支只有3粒子弹的猎枪和一只装了几件衣衫的行囊,踏上这条小路时,这头母熊的身影就曾异常清晰地掠过他的心头,那是预感。不过,人的预感有时很灵验。

  他清楚地知道,这头母熊就在对面不远的树林中与他同行,他甚至感到了它充满仇恨的残忍的目光。急促的脚步不由自主地放慢了几分。他想回去,回到那座早已四壁空空的小屋。但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就被他自己摁灭了:难道一个跟凶禽猛兽打了一辈子交道的猎人,一个年轻时就远近闻名的猎手,居然怕一头野兽——一头复仇的母熊,而不敢走自己的路,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吉里布老爹毅然决然把装着农衫的行囊扔了出去。从肩上卸下猎枪抄在手中。他想,如果不得已,他将和这头母熊决一死战。

  一场惊心动魄的人熊大战就此悄然拉开了序幕。

  母熊硕大的身躯明明白白出现在他的视野里。那家伙在距他50米开外的树林中急纵奔走,他似乎都听到了母熊踏断小树枝的“噼叭”声,但这没能阻挡他去城里的脚步。

  5月的阳光用全部的热情,把青翠的山林烘炙得一派生机盎然。远处的林中不时传来杜鹃鸟的声声鸣叫,吉里布老爹的情绪刹那间被这充满生气的山林染得一片青绿。他感到了生命的可贵。

  吉里布老爹几次举起猎枪,又几次放下。他不忍射杀这头凶狠而又可怜的生物。他幻想这个畜生会改变主意,让他走出这座山,那么他与它之间就永远相安无事了。

  只要再走五六里地,他就可以坐上去城里的班车,就永远离开这座生他养他让他热恋不已恼恨不休的山林。乌力图的身影又悄悄地浮现在他的眼前,他现在真有点后悔,不该拒绝这个小伙子送他去城里的请求。如果有他同行,也许就不会有这个麻烦了。

  乌力图是个热心的好青年。吉里布虽然很喜欢这个小伙子,但心底深处也不时泛起几缕怨恨之意。如果5年前乌力图听从他的劝告,不开枪打死那头小熊,他就不会受这头母熊的气了。5年来,这头为爱子报仇心切的母熊始终在不停地追踪他,报复他,搅得他寝食不宁。

  58岁那年,吉里布老爹结束了狩猎生涯,当上了村里的护林员。从那以后,他就像变了个人,除了整天背着猎枪在山里转悠,不让人家盗伐林木外,还不准任何人在林区内猎捕野生动物。

  吉里布老爹“得罪”这头母熊是在他当上村护林员的第二年春天。

  那天,他在林子里碰上了背着枪上山的乌力图,老汉问他去哪儿,小伙子支吾了一阵。老汉估摸乌力图家里穷,老娘又病了,可能在山里打点野鸡山獐之类的换几个钱用。就一本正经说道:“如果缺钱花我可以借给你,野兽千万不能打。”小伙子脸一红,什么也没说就走了。吉里布老爹走了几步,想想不放心。又尾追着跟了上去。到底上了年纪,一转眼小伙子已经看不见了。老汉沿着这条崎岖的山路朝前追去,一会儿工夫,前边林中响起了一声沉闷的枪声,老人一拍大腿:糟了,这小子偷猎了。他急忙提起枪朝前赶去。

  吉里布老爹紧走几步,眼前就出现了一个让人心惊胆战的场面:林中的空地上,躺着一只死去的小熊,一头棕色大熊正气急败坏地狠命追赶乌力图。乌力图在树林中东窜西奔,狈不堪。那头大熊几次几乎扑到他。老汉一看,情急之中,忙架起枪对准老熊就是一枪。

  这一枪虽然没有打着老熊,却解了乌力图的燃眉之急。老熊被身后突如其来的枪声惊呆了,只是在原地打转,寻找新的攻击目标,乘这个空当,乌力图已躲到一块大石头后面,重新装上了子弹,就在老熊愣神的时候,乌力图的枪又响了,这一枪打掉了老熊半个耳朵。被前后夹击打得晕头转向的老熊也胆怯了,丢下死去的小熊向林子深处逃去。

  当他俩带着“熊口余生”的惊喜,一边忘情地谈论刚才的惊险,一边朝吉里布家走去时,他们万万没有想到,那头逃到林中去的母熊远远跟在他俩的后面。当他俩关上门开怀畅饮的时候,那头母熊坐在对面的山头上,默默地瞅了好长时间,才悲怆地走了。

  没几天,吉里布老爹养的两只山羊,莫名其妙地死在羊栏中,头颅被砸得稀烂。老汉在羊栏中仔细看了几遍,发现了几只巨大的熊掌足迹。老汉心里咯噔一下,意识到了他已面临着一个可怕的敌人。

  吉里布老爹继续朝前赶路,母熊的身影在远处的树林中时隐时现。这头狡猾的母熊始终与他保持着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这个距离正好是他的射击极限。

  如果人畜之间可以对话,吉里布老爹早就想与老母熊“和谈”了。

  他定会竭诚地请求母熊宽恕他和村里人对它的伤害。可惜,母熊永远不能懂得老汉的心思,也永远不会宽恕这些深深地伤害过它的人。

  母熊原先一家“三口”住在大登山的一个山洞里,它们本分地生活着,从来没有侵犯过村里人。倒是人们首先猎杀了母熊的“丈夫”,继而又杀死了它的“儿子”。悲怆和愤怒使这头孤独的老母熊整日焦躁不安,它一个劲地向村里人报复。对吉里布老爹的报复尤为激烈,因为它认为是吉里布老爹打死了它的”儿子”,使它失去了生活的希望。它经常躲在老人小屋对面的林子中,观察老人的举动,伺机报复他,它常常尾随在老人身后,想乘老人不备杀死他,但机警的老猎人始终没能让它得逞。尽管这样,它还是狠狠地报复了老人几次。一天,它乘老人外出之机,偷偷溜到他的家里,把吉里布屋里的家什砸了个稀巴烂,甚至连老人睡觉的床铺都掀翻了,临的家里,把吉里布屋里的家什砸了个稀巴烂,甚至连老人睡觉的床铺都掀翻了,临走时还在老人的饭锅里撒了一泡骚腥的熊尿。

标签: 人与熊的恩仇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