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言故事网

盼望狼来的日子

垃圾分类宣传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盼望狼来的日子

  光明岭不只一个,而是两个。一个叫东光明岭,一个叫西光明岭。东西光明岭夹着一条又宽又深的沟,沟里长满了茂密的树,在沟一侧村里植起了一片果园。看护这片树林和果园的是黑叔。黑叔不用拉下脸,那脸就很黑,就很长,长得跟马脸一样。村里选他照看果园,算是选对了人,他往那山岭上一站,就让所有想作奸犯科的人胆战心寒。有一回我姐捡回来几个落地的烂苹果,黑叔不知听谁说了,硬是跑到我家里来,把几个烂苹果翻走了,并罚了我们家好几十斤粮食。为此,我姐被我母亲骂了好几天。

  与其说黑叔管理得好,不如说还是那时的村情好。村里一颁布纪律,也就没有几个人愿意去违背。我姐也不过是捡拾的烂果子,她并没有从果树上往下摘。不过,我们一伙小混混就不同了,我们也十分惧怕黑叔,正是因为惧怕,所以我们才挖空心思地琢磨点子去整治他。我们最有效的办法,是分头行动,声东击西。先是故意安排人在他目力所及的范闱内假装偷摘果子,等着他捉拿;他一捉拿,人便跑开,引他追一回。因为他的特点是只要谁伸手,一定要捉住准,只要看准是谁,跑了也不要紧,他会跟到你家里去。这样,第一拨人很容易就能把他引开,一引开,真正偷果子的人才开始涌上去。每次,只要我们想偷,总能满载而归。

盼望狼来的日子

  但也有一次,我担任“声东”的任务,不慎被他追上了,屁股上挨了狠狠一脚。他下脚真狠,让我的屁股疼了不短时间。好在,我顶多算作案未遂,并无实罪,不然罚我家的粮食那是定了。那样,屁股上就不会只有他那一脚,肯定还会有我母亲的几笤帚疙瘩。

  有时,我们并不打算真偷,但为了整治他,故意装出偷的模样。这边岭上喊,待他赶过来,我们又去了那边岭。一天折腾他几个来回,让他抓不着,什么事也做不成。

  我们的头儿是二愣,这家伙野性十足,坏点子不少,我们伙伴们也没少受他欺负。但我们仍然愿意在他的统领下,无法无天地活动。

  黑叔在与我们的周旋中,最先败下阵来,他见了我们,不再拉下黑脸,而是与我们做起了朋友。有时我们在周边活动,他主动招呼我们到他的看山屋里小坐,不光管水,还与我们玩起了扑克。

  一开始我们并不会玩扑克,黑叔就教我们怎么玩。四个人可以打“百分”,三个人就打“三反五反”。他还教会了我们一种打法“牵老驴”,类似于后来盛行的“争上游”或“斗地主”。我们与黑叔打成一片,也成了村里的一桩美谈。只要我们从野坡里回来,就会有人问,今天是不是又跟黑叔“牵老驴”了,最后谁是老驴啊?我们哧哧地笑,他呗!

  黑叔一边与我们打扑克,一边说,你们这些小子,一点怕头都没有,你们不怕我,可不能连狼也不怕吧?

  吓唬谁啊,哪儿来的狼?

  不信是吧。今天我就让你们吃狼肉。

  黑叔真端出了一盆肉,我们个个吃得都很香。回来的路上,我说,真是狼肉吗?二愣说,你听他说就是,一准是他打的兔子肉。我们就当狼肉吃,我们赚了。

  后来,黑叔专门又说,你们不听,别怪我没说,早晚碰上狼,让狼吃了,那事就大了。

  黑叔是想让我们离林子和果园尽可能远一点,但我们并不把这当回事。可能黑叔看这一招不灵,又跟我们说,这果子啊,你看着它熟了,那叫一个好吃。但要青青地摘下来就吃了,会得病,将来生不出孩子。

  黑叔的这一招倒挺灵,我们心里都开始有些疑忌,尤其二愣,因为他跟我们说过,你们等着看,我将来结婚就娶小桃,一准生他几个孩子。

  二愣说的小桃,是跟我们差不多大的一个小女孩,说话嗲嗲的,平常我们并不待见,没想到二愣这么一个勇猛的家伙,竟然喜欢嗲嗲的小桃。那时我们一个个不过屎橛子一样大,根本没去想结婚这档子的事,而唯独二愣想到了,不仅结婚,而且连结婚的人都有了。我们回头再看看小桃,她一笑,突然觉得是挺好看的哈。

  后来不知怎么,黑叔似乎与我们疏远了,大白天的不出门,却把山屋门紧闭。不过,有时见了我们.也主动送给我们一些打好的柴草,甚至亲自指导我们摘下一些熟透的果子。黑叔说,把果子放篮筐底下,用柴草盖好,别让人看见。这可不是黑叔的作派,是不是黑叔吃错药了?我们都在心中窃喜。

标签: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