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言故事网

毛知县智破无头案

hetaojkl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大清道光年间,四川丹棱县张家场街上有一富户,姓张名济德,有良田百亩,街上开有绸缎铺,家财万贯,好不风光。张济德有两个千金,大女儿张春霞已出嫁,二女儿张春花年方二八,才貌出众,待字闺中。张春花幼年因父母之命与姑父家的表兄订婚,而今姑父去世,表兄一家坐吃山空,张济德嫌贫爱富,意欲悔约,招婿入赘,将小女儿留在身边。

这年元宵节一过,正月十六便是张济德的五十寿诞。大女婿与大女儿赶在元宵节来到张济德家,一来全家可以一起过元宵节,二来给岳父大人拜寿。这一夜,张灯结彩、鼓乐齐鸣,张家上下高兴至极,张春霞好长时间没有与妹妹张春花闲聊,晚上便同宿,畅叙思念之情。

翌日清晨,早餐入席,却不见张家二位小姐上桌。张济德甚是不快,亲自上楼去叫,见房门半掩半开,伸头一瞅,帐帘被风掀起,只听张济德惊呼一声便昏倒在楼板上。管家闻声上楼,见两位小姐背靠背地侧卧在床上,头却不知哪儿去了。鲜血染红了被窝,令人不寒而栗。管家立即报官。

丹棱知县毛震寿,为官清正,很得民心。接到报案后,立即带领随从亲临张家场察访。为避免打草惊蛇,他穿着普通老百姓的衣服,住在客栈。日查夜访数日,却一无所获。

这天天际刚发白,毛知县就起床了。他独自上街散步,见一家卖蒸粑的铺子已开门营业,铺子上来了一个人,指着卖蒸粑的大爷,压低嗓音说: “你干的勾当心里明白,不是20贯钱能了得了的!再加20贯也不过分。”

卖蒸粑的张大爷站在灶后,双手不停地战抖,说: “老五兄弟,我也是有口难辩啊,这不明不白的事叫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

此时,张大爷的老伴儿从屋里出来,见到老五吓得魂飞魄散,赶紧从屋里拿出一挂铜钱,对老五说: “兄弟,这里还有10贯钱,好不容易凑起来的,您——您就高抬高抬贵手吧!我老两口来世变牛变马报答你……”

年过花甲的张大爷、张大娘甚至下跪向老五磕头恳求。

老五拉着个脸,狠声说道: “没那么简单吧,张济德找两个女儿的人头可是悬赏白银一百两哦。看在你老两口的分上,我要20贯不过分吧?否则别怪我老五无情!”老五一边说一边就要抓张大爷见官。这时,毛知县轻轻咳嗽一声,快步来到摊前,向老五问道: “这位兄弟,一大清早在这里争执为了啥事?”老五掉头看了一眼来人,不屑地说道: “狗咬耗子——关你毬事!”

客栈里的师爷一觉醒来不见了县太爷,叫上随行的衙尉一起上街寻找,恰好看到这一幕。他快步上前招呼道: “兄弟,你们争吵为何事?说出来大家帮忙评评理,你说得对,我们支持你。”

老五一声冷笑,把手一抡: “你们想知道?这可是要拿出来数的,你们有钱吗?”

与师爷同来的衙尉站出来说: “只要说得有理,我家老爷爱管闲事,他会解囊相助。”毛知县也微微点头。

老五抬头见师爷气质不凡,便站起身来,神秘地说: “这桩事非同小可,真要说出来,教场坝捡粪——要人屎(死)”。

“没那么严重吧?”衙尉说。

老五道: “信不信由你,与你们说了也是白说。”师爷听到这里,给毛知县挤了下眼睛,随即亮明身份。老五不再多说,当即被毛知县等人带回客栈审讯。

老五自知无法隐瞒,只好如实招来。元宵夜,他与几个赌友进赌场,哪知两场下来输了10贯钱。他谎称去撒尿,其实是出去行窃。他刚进一条小巷,见张大爷后园有灯光,慢慢靠近一瞧,两口子在挖坑埋一包东西。他以为是银子,好不高兴,待张大爷两口子埋好东西后,他从后门跨进菜园,将盖土刨开,伸手一摸,湿漉漉的。划根洋火一看,吃惊不小,这哪是什么金银,竟是衣服包裹着的两颗血淋淋的人头。老五转念一想,这也是一条生财之道,便壮着胆子去敲开张大爷家的后门,进行敲诈。张大爷老两口吓得脸色煞白,让老五不要声张此事,他们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早上担水回来,点亮灯才发现水缸里的·水是红色的,仔细一瞧,见水缸里有东西,捞起来一个包裹,打开一看发现是两颗血淋淋的人头。老两口当即吓得束手无策,怕传出去招来祸端,便悄悄将人头掩埋,没想被无赖老五发现了。老五以此要挟,向张大爷两口子索要20贯铜钱。

毛知县听到这里,立即吩咐师爷带两个衙尉去向张大爷核实,并将二人监视起来,严加保密。

师爷回来,说张大爷与老五说的相同。毛知县命衙尉暂时扣留老五,并吩咐不得走漏风声,否则以杀人犯论处。

经查核,毛知县确认张大爷家水缸里的两颗人头就是张济德两个女儿的,从时间推算,应该是张大爷外出挑水时有人投入水缸的。毛知县推敲再三,疑虑在心,作案人是谁?凶器又在何处?

因案件一直没有进展,毛知县心中烦闷,这天,他和师爷一起到张家场边的伏鹤寺散心,见寺院刹门紧闭。问其原因,说是从正月十六起天王殿就关门落锁,要给菩萨重塑金身。

师爷向寺院住持表明身份,并说明来意: “早闻张家场伏鹤寺的‘四大天王’不但身高丈八,而且雕塑工艺独特。在川西坝子的寺院要数一流。今日有幸,特来一睹,望大师方便为怀。”主持将二人让进寺院内,引领他们跨进天王殿。刚一进殿,住持感觉脚下有东西梗(四川方言:硌)了一下,便燃香点烛,这才看清是一张长围腰,厚厚的一层油腻,上面还有血迹依稀可见,这明显是屠户的东西,屠户的东西怎么会在天王殿里呢?毛知县和师爷四处查看,发现托塔天王的座下还有东西,捡起来一看,竟是一把杀猪、杀牛两用刀,刀上也有血迹。围腰明显是用来裹刀的,被耗子拖出来了。毛知县让主持将二物收拾好,并妥善保管、严加保密。

标签: [db:tag]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上一篇饿狼报恩

下一篇返回列表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