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言故事网

女侠枚干娘

hetaojkl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飞来的横祸

日军要打通奥汗铁路这条交通线,湖南便成了主要障碍。三打长沙失败,鬼子生出了用细菌战来夺取湖南的险恶企图。

1941年11月4日,一架轻型轰炸机载着石井四郎少将在湖南省的长沙、常德散布了36公斤带有鼠疫的跳蚤。两周以后,两地鼠疫大流行。弹丸岛国日本,兵源有限,土地稀薄,他们把细菌生物这个违反国际公约的杀人兵工厂建在了中国的哈尔滨。侵华日军“731部队”一年可以生产出3000公斤的纯细菌。每135克的纯细菌就可以使400平方公里之内的所有水源遭到污染,他们一年的生产量足以污染全中国的水源。

疫区重者抽筋死亡,轻者呕吐腹泻。紧邻长沙的茶棉古道也未能幸免,民不聊生,社会一片恐慌。许多从那段艰难岁月走过来的幸存者,都悲愤地告诉我们:“当时政府通告大家,发现井里、河里有死老鼠的,那水就不能喝,发现菜地里有死老鼠的,菜就不能吃”。本来受战争摧残的茶棉古道生活已十分艰难,瘟疫害得人们连年都过不成了!

呕吐腹泻是细菌鼠疫的初始反应,治不及时就头部发晕,手脚浮肿,既而引发两腮红肿的撑耳疯(腮腺炎),最后病变成导致不孕不育的睾丸炎,使患病者失去生育能力。

酸蕌子是调理腹泻腹胀的家用验方,凡是肚子鼓胀者,吃几个酸蕌子,喝几匙酸水即可减轻症状。茶棉古道虽每家都有酸镡,但这次用酸蕌子却不见效果,还是引发了不少撑耳疯。有道是:害人终及己。惨无人道的日本法西斯也未能逃脱鼠疫细菌对自己的危害,驻扎在岳阳及平江的鬼子也染上了这一瘟疫,粗脖子病弄得他们岗无人站,哨无人守,一番鸡鸣狗叫、狼哭鬼嚎之象。

日军驻平江的小队长川田少佐先是撑耳疯弄得他肥头大耳,寝食不安,走起路来像只老鹅,一摇一摆的,后来就恶化成了睾丸炎。站不得,走不得,只能呆在碉堡里受病痛折磨,喊爹叫娘。川田少佐下身的骚痒溃烂,让从日本东京赶来结婚的新婚妻子品子君难以接受,品子君气得闹着吵着要离婚回东京。是啊,为了陪伴多年相恋的身为军人的川田少佐,自己不远万里赶来中国,却不能享受新婚之愉悦,回家也将无颜面对和自己一起长大、已经做了妈妈的姐妹们。品子君无地自容,成天以泪洗面。

一个拿自己的身家性命作担保的人,想留条命根得个儿子都不能,这离土背家还有什么意义呢?事实让川田少佐小队长垂头丧气,也使他感到了“圣战”的残酷和无奈。

中药的神奇

小队长川田少佐夫妇因病闹腾,引起了日军驻岳阳总部的警觉,他们一面安排川田少佐回日本养病,一面叫皇家军医迅速研制药物治疗粗脖子病,以减少非战斗减员。但日本国内担心传染,不准川田少佐回国,于是他被安排在岳阳治疗。

茅矶坳枚干娘家浸了两个大酸镡,专给茶铺过路客人食用。蘑子、山椒、老姜、箩卜、过山通、甘草浸的酸镡,不仅鲜甜可口,被老幼喜欢,为茶铺招来了生意,也为腹泻腹胀者提供了方便。一些得了撑耳疯的,枚干娘就给他们用手巾、布带包些青黛和草药裹在颈上,自己再运气慢推。这样,药、气结合使撑耳疯不再发展,疯坨逐渐消散,得病者不几天就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枚干娘的中药治疗解决了古道人因鼠疫带来的痛苦,使茅矶坳上下村没有出现大量的鼠疫伤害,尤其是睾丸炎得到了有效的控制,为地方上的百姓赢得了生存空间。

青黛中药是枚干娘自己从倒挂坡钟老板的碾房搞来的,它的独特疗效,引起了日本人的注意。

青黛,是一种中药。是生态染料——蓝淀的制作附生物,金贵而稀少。民国时期的茶棉古道,纺纱染布已经走上了手工加机制的行道,手工的纺纱车、穿梭的织布机、用麻石做成的串石滚动碾布机的发展,使青黛这种抑菌、消炎的中药产生。

标签: [db:tag]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上一篇智坛道长

下一篇魂断真武桥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