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更新 | 把妹达人 | 武侠故事 | 中华上下五千年 | 中国民间故事

第十一计 李代桃僵

热门搜索:100字寓言 200字寓言 是什么 什么 女生 男人 剑王朝 第一次 为什么

三十六计

当前位置:小故事大全> 成语故事> 三十六计>

第十一计 李代桃僵

来源:第十一计李代桃僵 作者:寓言故事网 发布时间:2015-01-21 16:18 浏览:

  势必有损,损阴以益阳①。

  注释

  ①【损阴以益阳】此指某些细微的、局部的事物。阳,此指带整体意义的、全局性的事物。这是说在军事谋略上,如果暂时要以某种损失、失利为代价才能最终取胜,指挥者应当机立断,做出某些局部或暂时的牺牲,去保全或者争取全局的、整体性的胜利。

  寓意

  两军对峙,敌人占优势,我方处于劣势或双方势均力敌,这样的情况是很多的。如果指挥者主观指导正确,不好大喜功,以牺牲局部保全整体,或牺牲小股兵力,保存实力,常常可以变劣势为优势,达到最后的胜利。

  计谋解析

  李代桃僵中的僵指枯死。即李树代替桃树而死。原比喻兄弟互相爱护、互相帮助,后转用来比喻互相顶替或代人受过。作为计谋,在战争中,李代桃僵就是趋利避害的一种谋略。在敌我双方势均力敌,或者敌优我劣的情况下,要会算账,以少量的损失换取大的胜利。

  计名故事〈〈〈

  二士托孤

  春秋时期,晋国国君晋成公在位时,朝中赵盾的势力强大。为了稳固王位,晋成公便把自己的姐姐——庄姬公主嫁给赵盾的儿子赵朔为妻。君臣做了亲家,朝野上下一派和睦景象,又遇上风调雨顺,晋国很快又兴盛起来了。

  七年后,成公死了,景公继位。不久,赵盾也死了,他的儿子赵朔做了继承人。

  景公是一个耳软心活又缺乏主见的国君,继位后一直对权大势众的赵家放心不下,总是担心赵盾的儿子会谋反朝廷,于是派人暗中监视赵家。

  朝中的另一位权贵屠岸贾向来与赵家不和,他猜透了景公的心思,决定借机陷害赵家。暗地里,他到处散布流言,说晋国与楚国的那场大战,晋国之所以吃了败仗,是因为赵同不听荀林父的指挥而造成的恶果。他还进宫对景公说:“大王,赵氏家族早有谋反之意,您难道忘了,先王灵公是死于谁之手?还不是被赵朔的族叔赵穿所杀。如今赵家重权在握,他们正在蠢蠢欲动,如果不及早除之,必定后患无穷啊!”景公果然听信了谗言,他对屠岸贾说:“爱卿言之有理,赵家不除,必将成为寡人的心腹大患,此事就交给爱卿去办理吧!”

  阴谋得逞的屠岸贾带领着大批军队,杀气腾腾地直奔赵家。武士们闯进府内见人就杀,毫不留情。可怜赵家男女老幼共计三百多人全都做了刀下之鬼、泪中冤魂人就杀,毫不留情。可怜赵家男女老幼共计三百多人全都做了刀下之鬼、泪中冤魂。唯有赵朔之妻庄姬公主因事先留在宫中才得以幸免。但屠岸贾岂能放过,他又对景公谗言道:“大王,俗话说,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现在庄姬公主身怀有孕,一旦生下个男婴来,长大成人后,必定会报仇雪恨!”景公却说:“爱卿,庄姬公主毕竟是寡人的姑母,何况又有母后的保护,寡人也感到束手无策啊!”

  景公不答应杀庄姬公主,屠岸贾也毫无办法,但他对庄姬公主肚子里的孩子总是很不放心,一心要除掉这个心腹大患,他还派了两个贴心武士日夜把守宫门,监视庄姬的动静。

  与此同时,赵家的两个心腹家臣程婴和公孙杵臼也一直在关注庄姬肚子里的孩子。

  赵朔死后,两个家臣聚到了一起。公孙杵臼对程婴说:“主人遇难,我们岂能苟且偷生?”程婴说:“公孙公此言差矣,目前庄姬公主身怀有孕,若是生下个男婴,你我共同将他抚养成人,日后好替主人报仇雪恨;若是生了个女婴,我们就彻底失望了,到那时再以死报答赵氏的知遇之恩吧!”

  不久,宫中传来消息,庄姬生了个女婴。公孙杵臼闻讯找到程婴大哭起来:“大失所望,大失所望啊!看来替赵家报仇雪恨是毫无指望了!”程婴忙劝慰说:“庄姬生的是男是女,目前很难断定,待我进宫探个明白再说!”于是,程婴便化装成一个郎中混进了宫中。

  后来,宫内又传来消息,说孤儿得病死了。但这个消息反而引起了屠岸贾的猜疑,他断定孤儿不但未死,而且还是个男婴,他决定要将此事一查到底。

  屠岸贾像一条癫狂的疯狗,他不顾宫阙禁令,闯进宫中搜查,对侍奉庄姬的宫女严刑拷打,逼她告知真相。但宫女宁死不屈,最后被活活打死。公主将婴儿藏在裤内,躲过了搜查。

  程婴从宫中带来了好消息:庄姬生的是个男婴。原来,程婴进宫见到庄姬后,庄姬写了个“武”字给他看,程婴看后非常欣喜,知道是个男孩。因为赵朔曾经说过,若是生个女孩就叫“文”,若生男孩就叫“武”。程婴将孤儿赵武放进药箱准备带出宫门,守将魏绛见程婴一腔正义,十分感佩,他深明大义放走了他们,然后拔剑自刎。

  丧心病狂的屠岸贾发现孤儿已经被放出宫,一时又找不到下落,非常恼火。于是他下令:若是搜不出孤儿,全国与赵武同庚的婴儿一律斩尽杀绝、一个不留!并张贴布告:窝藏孤儿罪灭九族;告发孤儿藏匿之处,赏黄金万两!

  为了保全孤儿,而且不让全国的婴儿惨遭杀害,程婴和公孙杵臼终于商量出了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来。

  这一天,屠岸贾正在府中闭目养神,突然家奴来报,说程婴求见。屠岸贾无精打采地说:“让他进来!”

  程婴见了屠岸贾,揭发说:“我和公孙杵臼都是赵盾手下的旧臣,庄姬生下的孤儿,让人暗地里送给我俩抚养,我看到搜查孤儿的布告,特来自首!”

  “婴儿藏在何处?”屠岸贾一下跳了起来,急忙问道。

  “公孙杵臼带着他藏匿在首阳山里。”程婴说。

  “你马上带我去搜查!”屠岸贾眼睛里闪着兴奋而又凶狠的光芒。“倘若查出孤儿赏赐黄金万两,若是找不到,定将你碎尸万段!”

  “千真万确,绝无半句谎言。”程婴诚惶诚恐。

  屠岸贾带着军队,浩浩荡荡直奔首阳山而来。他们抓住公孙杵臼,向他逼问孤儿的下落。

  公孙杵臼回答说:“这儿只有我这个孤老,哪有什么孤儿?”屠岸贾推倒公孙杵臼,命令武士进茅庵搜查。武士从一个角落里搜出了用绣花细缎包裹着的小男孩。

  公孙杵臼发疯似的从地上爬起来,披头散发扑上前去抢夺婴儿,并大骂程婴:“逆贼,背信弃义的小人,为了自己,出卖主子,出卖孤儿,不得好死!”接着又指着屠岸贾大骂:“千刀万剐的屠贼,残害忠良,当心死无葬身之地!”

  屠岸贾气得脸色铁青,他命令武士将公孙杵臼乱刀砍死,然后又抓起孤儿倒提在手上哈哈大笑:“除了祸根,总算可以高枕无忧了!”说完,将婴儿摔死在地上。

  但他哪里料到,他杀死的并非赵朔的亲生骨肉,而是程婴之子。原来程婴和公孙杵臼早就商量好了,用他自己的亲生之子换下孤儿赵武,由公孙杵臼带着藏匿首阳山,然后他自己向屠岸贾揭发。

  屠岸贾没有违背诺言,回到京城,他给了程婴一万两黄金。

  程婴接过黄金流着泪向景公请求:“告发孤儿只求免去死罪,不是贪图金钱重赏,请允许我将这笔钱用做收敛埋葬赵家老小和公孙杵臼的尸骨费用吧!”

  景公听了,心中一热,对斩杀赵家满门本已感到心中愧疚,便答应了程婴的请求,让他去处理赵家和公孙杵臼的后事。

  景公死后,传位给厉公。厉公也是个昏庸之辈,他听信屠岸贾的谗言,不断杀戮忠良,即位不久便被栾书、中行偃等大将杀死,另立孙周为悼公。悼公很有才干,重用韩厥。根据韩厥提供的线索,悼公派人在程婴家里查访出了孤儿赵武。当着悼公的面,韩厥激动地讲了程婴用亲生儿子替换孤儿、公孙杵臼为保孤儿慷慨地献出自己生命的悲壮行为,并指着赵武说:“这就是当年屠岸贾要杀害的孤儿赵武!”臣子们听后无不落泪悲叹,独有屠岸贾吓得软瘫在地。悼公愤怒地站起来,指着屠岸贾说:“不立杀此贼,怎么对得起赵家冤魂!”遂立即传旨捉拿屠岸贾家满门,交给韩厥。韩厥将他们全部押到赵盾的陵墓前,活祭冤魂。

  程婴含辛茹苦十五年终于把孤儿赵武抚养成人,接替赵家烟火,为赵氏报了大仇。他死之后,人们把他与公孙杵臼合葬一墓,后人称“二义冢”。他们忠义的美名千古流传。

(寓言故事网:www.yuyangushi.com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