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更新 | 把妹达人 | 武侠故事 | 中华上下五千年 | 中国民间故事

问题少女的心路历程

热门搜索:200字寓言 100字寓言 爱情 男人 剑王朝 是什么 泡妞 恋爱 什么 幽默故事

现代故事

当前位置:小故事大全> 民间故事> 现代故事>

问题少女的心路历程

来源:现代故事 作者:寓言故事网 发布时间:2015-02-06 17:09 浏览:
  不可思议的入室大盗
  2010年12月的一个寻常夜晚,九点多钟,安岳县周礼镇某中学晚自习后,同学们与平时一样,陆陆续续回到宿舍。突然,女生宿舍炸开了锅——宿舍楼被盗了!盗贼从楼上偷到楼下,有8间宿舍的门锁被撬,里面一片狼藉,书本、衣物等被扔得遍地都是,散乱不堪。经查看,有5位同学的手机被盗,还有不少同学的现金丢失,衣物虽乱,倒还都在。
  周礼派出所民警接到学校的报警后,迅速赶到现场,经过一番勘察,断定窃贼是为金钱而来。据学校的安保人员介绍,学生上晚自习时,他们还在校园里巡视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情况,半个多小时后学生就下课了。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盗贼竟然撬开8间屋子的门锁,成功实施盗窃,民警初步判定为学校外面的流窜人员团伙作案。但是经过深入细致的摸排侦查,连日奔波,周礼刑侦中队没能取得任何有效线索。他们又转换思路,在校内展开调查,很快就了解到初一某班有个叫陈男的女生素有小偷小摸的行为,不久前被学校责令退学,此人有重大作案嫌疑。
  民警立即赶到陈男家,这是一个破旧不堪,勉强能够遮风挡雨的房子。当民警问及陈男时,她父母却说:“陈男已有半个月没有回过家了,无法与她联系,不知道她在哪里。我们无法管她,也不想再管她了。”民警没能从陈男父母那里取得线索,只好向熟悉陈男的同学询问,最后了解到陈男与周礼镇的一些闲杂人员有来往,很多时候都在网吧。民警又到镇上的网吧逐一寻找,终于找到了陈男。
  经询问,陈男毫不隐瞒地承认盗窃财物是她一人所为。面对这个貌不惊人、稚气未脱的女孩,民警们都震惊了。
  陈男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揭开她的成长历程,确实令人揪心,也发人深省!
  令人叹息的灰色童年
  1996年,陈男出生在安岳县周礼镇建国村一个普通农家,排行老二。其父母重男轻女的思想根深蒂固,一心想要个儿子,就打定主意到外面躲避计生部门,直到1999年,生第三胎才如愿以偿得了个男孩。但是他们没钱交超生罚款,因此,并不急于回老家,而是继续在外打工,准备挣够了钱再回去。
  又过了三年,陈男6岁了,眼看着同龄的小伙伴们都背着书包高高兴兴地上学,陈男也吵着要去,可她的父母却不理不睬。陈男真的想读书,就自己跑到学校去报名。当学校老师问她叫什么姓名时,她说自己叫“二妹”;学校又让她回家拿户口本,她却拿不出来。已经懂事的她这才知道,她应该有个名儿,还得有个户口。但她不仅没有户口,父母连名字都懒得给她取。她很生气,既然父母想要个儿子,她就要充当男孩,于是自己取了一个名字叫“陈男”,以后就一直假扮男孩:凡是带花色的衣服,她一概不穿,自己跑到理发店把长长的秀发剪掉,留了个寸头。
  陈男的举止是对父母无言的抗争,也深深地刺痛了父母的心。为了消除女儿的不满情绪,陈男的父母决定回老家,给两个超生的孩子报上户口,便于孩子上学。
  然而,回到安岳县后,陈男父母的钱只够缴纳一个孩子的超生款,只能给一个孩子上户口,万般无奈之下,他们选择了给儿子上户口,先于弟弟出生的陈男则什么都没有。家里的经济状况十分拮据,陈男的父母仍然想尽可能对儿子好一些,偶尔会给儿子买点零食、新衣服,而陈男和姐姐却没有份。陈男本能地认为父母对她不好,“不好”就是“恨”。因此,她也要对父母不好,也要恨父母。父母不给她买这些东西,她就偷父母的钱或变卖家里的东西,自己去买。
  然而,陈男家里很穷,并没什么好东西可卖。不过,周礼乃至全安岳,一直以来都是红薯大县,红薯加工产业是周礼镇的经济支柱产业,全镇80%的农户都从事红薯淀粉加工,陈男的父母也在其中。陈男从家里拿去卖的东西,正是淀粉。今天三两斤,明天三两斤,因为拿得少,一般看不出来。而陈男偷摸父母口袋的钱却曾经被抓到过,父母要打她时,她就跟父母“雄起”,说:“你们敢打我,我就打弟弟!”父母怕她对弟弟做出过分的举动,还真不敢把她太怎么样。她掌握了父母的“软肋”,胆子更大了,偷东西更加肆无忌惮。有一年,陈男趁父母不在家时,用车子运了三千多斤淀粉去卖,她的父母被气得咬牙切齿,狠狠地打了她一顿。陈男挨打后更加叛逆,翻箱倒柜,把父母辛辛苦苦积攒下来准备修房子的10000元钱偷得干干净净,便离家出走了。父母十分气愤,心想:走就让她走吧,走了永远不回来才好!
  然而,一个多月后,去苏州杭州周游玩了一圈,把巨款花完后,陈男居然又回来了。
  父母对陈男恨之入骨,但却拿她没有办法,只好将她赶出门,不准她回家。陈男倒也乐意,就跑到医院的病房、过道、楼梯间等处,哪里能栖身就睡在哪里。吃饭靠讨要,甚至去偷。有时候“收获”不错,就去住旅馆,没钱了又回到老地方。
  陈男偷摸的行为在学校传开后,引起了强烈反响,学校也很无奈,就责令她退学。出于对学校的“痛恨”,陈男决定报复,短短半个小时,居然盗窃了8间宿舍。她盗窃来的5部手机有的送了人,有的扔了。用盗来的现金,连夜打出租车去内江,买了一些自己喜欢的书籍,然后又打车回到安岳,住进宾馆,美美地玩了几天,一直到被抓捕。
  倾力帮助问题少女
  经审查,学校的这一入室盗窃案确实是陈男一人所为。按照陈男盗窃的金额及实施盗窃的恶劣性质,已严重违法,应受到法律的制裁。然而,一脸天真的陈男到底有多大却是个谜。派出所询问完陈男的父母,才知道陈男只有14岁,是不完全责任能力人。如何处置陈男便成了一个棘手的问题。派出所组织民警讨论,有人认为,陈男多次实施盗窃,品行恶劣,主张将其情况上报,予以刑事拘留,或者处以劳动教养;也有人同情陈男,认为她从小生活在被歧视的环境里,缺乏父母的关爱,使她幼小的心灵蒙上了阴影,在学校里也没有受到足够的关爱和帮助,反而被劝退,使她产生严重的逆反心理,一步一步走向犯罪的道路。这些问题不应该让陈男一个人承担,也有她父母的责任和社会的责任。讨论中大家还认为,陈男的本质并不坏,从她买的有关学习方面的书籍可以看出,她还是渴望读书,渴望进步的。讨论愈是深入,民警们愈感到应当挽救、感化陈男,使她走上正路。如果给陈男刑事处罚或是送去劳动教养,将更加滋长陈男对社会的不满情绪,导致她进一步痛恨社会,最终毁掉她的一生。派出所将陈男的问题和挽救她的方案向周礼镇党委、政府作了汇报,得到了镇党委书记张朝军、副书记黄军的重视和支持。
  派出所领导将挽救陈男的具体任务交给了所里唯一的女干警彭素娟。小彭2009年从警,仅有两年的警营生活,看上去还是个稚气未脱的女孩,要肩负起帮扶“问题少女”陈男的重任,她自己心里都在打鼓,但还是下定决心,要竭尽全力拉一把这个满身问题的小姑娘。
  小彭清醒地认识到,要帮扶陈男,首先得帮她抹去“被歧视”的心理阴影,而户口是这个阴影的最大问题。在学校时,陈男曾经要求入团,但学校觉得她表现不好,又不好明说,就以“没有户口”为由,把她挡在团组织的大门之外。陈男不清楚学校的用心,在她看来,没有户口就不被社会承认,因此,户口对她来说非常重要。然而,陈男家十分困难,她的父母没钱交超生罚款,派出所就与政府的有关部门协调,决定特事特办,让彭素娟查清陈男的出生年月日,补足相关资料,最终为陈男办好了户口。之后,派出所决定郑重其事地把户口本送到陈男的手中,让她体会到心愿实现时的惊喜。这天,镇党委书记张朝军、副书记黄军与派出所民警一起,买了陈男喜欢的书籍,还买了书包、文具等来到陈男家中。然而遗憾的是,陈男却不在家。她父母说:“陈男离家好几天了,不知道去了哪里。我们实在管不了她,最好把她丢进监狱,要不然她会越变越坏。”
  面对陈男父母放弃的态度,派出所民警从法律的角度给他们讲明道理,希望家庭和社会共同对陈男负责,一定要把陈男引上正轨,不能贻害孩子的终身。民警的苦口婆心,感动了陈男父母,他们表示全力配合,帮助陈男走上正道。
  当务之急,首先要把陈男找回来。据说陈男喜欢上网,民警和陈男的父母就到周礼镇上的网吧挨家寻找,终于找到了陈男。当时,陈男的父亲非常气恼,一把将陈男从网吧里拖了出来。陈男感到很没面子,当即大发雷霆,还把网吧门口的一辆摩托车蹬倒在地。摩托车主怒气冲冲地赶过来,要陈男把车子扶起来,陈男不扶,她的父母又要打她,她也不甘示弱,想同父母干起来。民警见势,连忙阻止她,她怒不可遏地嚷道:“你们一起欺负我,我要和父母断绝关系,也要和派出所断绝来往!”父母硬拉她上车,她坚决不干,衣服都被扯烂了。就在这样僵持不下的时候,彭素娟想到自己本周值班,何不把陈男留在派出所,借此机会开导开导她。于是,彭素娟就叫陈男父母先回去,让陈男去派出所“消消气”。
  陈男被领到派出所后,小彭又是给她铺床,又是给她倒水,还给她特设了一张桌子,供她读书学习,陈男的情绪逐渐平静了下来。小彭知道陈男最想要的东西就是有个户口,就叫她的父母把户口本拿来,陈男的父母就将党委政府和派出所民警送去的东西一股脑都拿来了。陈男看到这些书本、书包和文具时并没有激动,然而,当她看到户口本时,竟然眼里噙满了泪水,双手抚摸着,翻来覆去地看了又看。突然,她哽咽着说:“彭姐,我看看其他户口样本,是不是跟我的一样。”彭素娟满足了她的请求,心疼地看着认真仔细地对比户口本的陈男,竟不觉喉头一紧,差点哭了出来。陈男的脸上,久久地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居然一把抱住小彭,激动得说不出话来。那晚,小彭陪着她,彼此说了很多知心话。陈男说,她还想读书,将来要考军校,希望彭姐给她联系一个读书的学校,并且要读好班而不读孬班,读孬班只会越学越没劲……
  陈男有积极进取的愿望无疑是可喜的,但陈男已经“名声”在外,让学校收她却不是件容易的事。在小彭值班的这一周里,陈男都在派出所住。要换班时,小彭就劝陈男回家去,并约定,自己值班时再让陈男来。之后的几周里都是如此,陈男在派出所不仅很听话,还帮忙打扫卫生。小彭和她谈心,帮她辅导课程,给她布置作业,两人亲如姐妹,非常融洽。
  没过多久,陈男回家十多天也没到派出所来,小彭很不放心,打电话问陈男父母,他们说陈男又跑了。
  原来,陈男回到家,每天无所事事,就去上网,一旦陈男不回家,她的父母就去网吧里找她,每次都是死拉硬拽地把她拖回来,闹得动静很大。陈男的父母多去找几次,网吧老板就有意见了,说他们影响了网吧的生意,如果再去找,就对他们不客气。因此,陈男就几天几夜不回家。
  小彭听后,赶紧去网吧把陈男找了出来,批评她不听话。陈男说,她没有书读,在家实在没事干才来上网。小彭能够理解这个好动的女孩,于是就和所里一起努力,给陈男联系学校。好说歹说,终于有个学校同意在新学期开学时接纳她。然而此时才是6月份,离9月份学校开学还有三个多月,这三个多月,陈男会怎么样,还真难说!
  为了对陈男严加管理,使她顺利地度过当前这三个月,小彭对陈男的父母说:“如果陈男再有不回家的情况,就打电话给派出所,派出所会帮助寻找。”有了小彭这个话,之后只要陈男不回家,她的父母就给派出所打电话,而小彭又是主要责任人,所以一旦需要寻找,基本上都是小彭去。7月的一天,轮到小彭休班,正在家中休息,突然接到陈男父母的求助电话:“陈男又是几天没回家了,听说还偷了钱,白天在网吧,晚上住在宾馆。”小彭一听,赶紧去网吧找陈男。找到她时,小彭有点恨铁不成钢,就责备了她几句。陈男父母也想趁机说教陈男,她就和父母大吵,再一次叫嚷要“坚决与父母断绝关系”。小彭批评她这样说话不对,她竟然也疯狂地叫喊,要和派出所,和小彭断绝关系。小彭一时语塞,竟然急得哭了起来。见此情景,陈男也许觉得自己确实过分了,低头不语。小彭抹干眼泪,拉起陈男的手来到派出所,还是像对妹妹一样对她,柔声细语地给她讲道理,希望她坚持到下学期开学,不再出乱子,特别是不能再有偷摸的行为了,否则,学校就不会让她去读书。陈男表示,只要能读书,她绝不会再偷。这天,陈男与小彭住在一起,“姐妹”俩又聊到很晚才睡觉。第二天早上,小彭的身体有点不舒服,起得晚了一些,陈男就去街上买了点心、豆浆叫小彭吃。小彭顿觉心里热乎乎的,觉得陈男知道疼爱别人了,这是一大进步。如果她能和父母的关系亲密起来,对她的成长一定会大有好处。
  恰在这时,陈男的父亲出了车祸,住进了医院。开始陈男根本不去医院看望父亲,小彭就给她做思想工作,说无论如何那也是养她十五六年的父亲,怎么能一点感情也没有呢。在小彭的再三劝说下,陈男终于同意去看望父亲。派出所买了水果,陈男在小彭的陪同下去了医院。受伤的父亲看到女儿来看他,当时就激动得流下了眼泪。小彭趁机说:“现在正是农忙季节,田里的谷子要收割,玉米也要掰,你爸爸住在医院,妈妈一个人在家干活好辛苦哦。”陈男是个聪明的女孩,就主动说:“那我回家干活吧,今天就回去。”
  果然,陈男回家后不仅去地里掰玉米、割谷子,还帮助母亲做家务,给住院的父亲送饭,父女俩显得很亲切,再也没有那种剑拔弩张的阵势了……她的这些变化,令所有的人都感慨不已,陈男的父母更是从心底里感谢派出所,感谢小彭。
  现在,陈男已在周礼镇某中学读书了,她虽然学习比较吃力,但是非常勤奋。希望这个曾经是“问题女孩”的小姑娘沿着正道越走越好!
(寓言故事网:www.yuyangushi.com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