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更新 | 把妹达人 | 武侠故事 | 中华上下五千年 | 中国民间故事

圣猿传说(上)

热门搜索:200字寓言 100字寓言 爱情 男人 剑王朝 是什么 泡妞 恋爱 什么 幽默故事

武侠故事

当前位置:小故事大全> 民间故事> 武侠故事>

圣猿传说(上)

来源:武侠故事 作者:寓言故事网 发布时间:2015-04-25 09:51 浏览:

  月光在云层中忽隐忽现,河水在雾气中奔涌沉浮,天地回归混沌,人间仿佛凝固。
  天倏然开了眼般,聚集的云散了开去,柔和的月光铺洒下来。河岸上生长着一片桑林,枝丫间系有麻绳,十几块染织好的缦布垂挂其上,随风款款摆动。
  月光浸染之处,犹如注入了生气,咕咕的蛙噪声、潺潺的流水声、沙沙的拂风声,遥相呼应,融合骀荡。
  忽然间,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一道瘦而长的影子悄然出现在河岸边。
  胡十亩放慢了脚步,目光游走搜寻着,四周却全无异状。他的心脏猛跳,突听左侧一声异响,循声望去,只见一个白色人影晃了一晃。胡十亩正待拔步追去,云雾骤然弥合,月色又被遮了去。
  眼前被黑暗笼罩,胡十亩心中升起一股惧意,他不由自主地闭上了双眼,猛然间身子一震,耳边响起了震天撼地之响,面前刀光剑影,血色弥漫,他竟已身处另一个世界。
  师父!胡十亩一眼就望见了自己的恩师,他老人家孤身一人,正与十几名戡天教徒缠斗。
  但那些诡异的魔人已经不是在动武,而是如疯兽一般不惜命地向恩师进攻。
  他们用头颅撞击、用牙齿撕咬、将血肉之躯当作武器……
  恩师身经百战,但他的瞳孔中竟流露出畏惧,身上顿时露出了好几处破绽,魔人们嘶叫着冲上去,将他压倒在地,揪扯、捶殴、撕裂、啃噬……
  胡十亩哭喊着想要去解救师父,才踏出几步,一个戡天教徒忽然跃出,将他猛地击倒在地。
  胡十亩鼻中嗅到一股浓烈的血腥气,只觉得尖利的牙齿深深嵌入了自己的喉咙,脑袋似乎已从身体分离,再也叫喊不出半个字……
  胡十亩跪倒在地,大口喘着气,睁开双眼,将自己从三十八年前的回忆中挣脱了出来。
  他已说不出话,心头却重重地进出几个字:师父,徒儿定要将这些魔人一个不留地从这世上驱逐出去!
  仇恨升腾,登时将惧意压制了下去,胡十亩这才想起身上还带着火折,取出来攥在手心,摒除杂念,竖耳谛听,过不多时,果然听到东南方发出窸窣之声。
  看你往哪里逃!胡十亩忖度间,手中火折一抛,落在了声响处!
  出乎意料,远处亮起了光屏,他这才发现,他的火折子落在了一块缦布后头,火光从缦布上均匀地透射了出来,然而随之透出的,不仅仅只有火光!
  胡十亩倏然一凛,只见缦布后有一个人形轮廓,佝偻着背,膝盖微屈,双臂下垂,姿态颇不自然。
  他心头错愕:那人在做什么?他慢慢地向着缦布走了两步,那人形轮廓并不闪避,站姿由侧转正,竟与胡十亩隔布相望,两只眼睛发出幽幽的青光。
  胡十亩身子微颤,深吸了一口气,便要冲上前去挑开缦布,没想到那人形轮廓突然昂起头,高举双臂,上下颚大张,露出尖利的牙齿,发出了一声兽类的嘶吼!
  胡十亩倒抽了一口凉气,双脚勉强站稳,然而眼前随之而来的变化登时让他毛骨悚然!
  那缦布后的人形,额头忽然向前隆出,脊背渐渐高耸,全身长出了诡异的长毛,身躯陡然间拔高,四肢增粗了一倍有余,轮廓竟由人形变成了一头巨猿!
  胡十亩杲若木鸡,正不知所措,眼前一暗,原来是火折子燃尽了。 与此同时,胡十亩只听得那缦布被什么撕裂了,一个沉重似野兽的喘息声向自己迫近。他惧心大盛,立时转身狂奔,后背随即被冷汗浸透。
  也不知奔出多远,胡十亩脚下一沉,鞋底有泥水渗进,原来他慌不择路,竟跑进了河岸浅滩。
  胡十亩急忙拔出脚,忽觉颈后一痒,似被什么毛茸茸的东西扫过,他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上,转过头去!
  这一刻月光恰好从云雾中透出来,映照在他眼前的,是一张塌鼻凸额、满是黑毛的猿猴之脸,凸唇微张,露出森森的尖牙,瞳孔漆黑,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胡十亩全身彻底凉透,张大了嘴,一阵绝望的号哭从他破损的声带中传了出来……
  幽幽暮夜,南昌城东,一座高塔耸立,朱栏青瓦、墨角净墙,通身古朴无华。
  此塔叫做“夺天塔”,共有十层,原名绳金塔,始建于唐天祜年间,有“水火既济,坐镇江城”之说,是南昌镇城之宝。
  元末明初,陈友谅与朱元璋在南昌大战,而绳金塔也因此毁于兵火之中。之后农匠盟在原址上重建高塔,取“巧夺天工”之意,将之命名为“夺天塔”。
  夺天塔建成之后,江湖中便有歌谣传唱:“藤断葫芦剪,塔圮豫章残”。“藤”谐“滕”音,指滕王阁;“葫芦”,乃藏宝之物;“塔”,便是指夺天塔;“豫章”,亦即南昌。歌谣之意,如果滕王阁倒塌,南昌城中的宝藏便会流失;若是夺天塔倾灭,喻指农匠盟不复存在,南昌武林也就废了。
  农匠盟乃是由草农帮和神匠门合并而成,盟主之下,共设有“渔、樵、耕、畜、畦”五名天农与“都料、兵甲、火药、飞天、遁地”五名神匠。十位“天农神匠”各怀奇能异术,分布在夺天塔的十层当中,连那吃了熊心豹胆之人,也不敢妄言挑战夺天塔。
  然而此刻便有两名男子立于夺天塔下,正低声商议着如何闯入塔中,这两人一人劲装打扮,负剑佩囊,满脸担忧之色;另一人青布长衫,双颊深凹,脸上有一丛寸许长的胡须,面容颇显沧桑,眸子中却满是期盼之色。
  劲装者为难道:“要攻入塔顶,必得将十位天农神匠逐一击败,这……这未免太……”
  长衫人却斩钉截铁道:“纵然难于登天,我也要将她救出来!”
  劲装者叹了口气道:“罢了,兄弟一场,赴汤蹈火又何妨,钥钩子,你说如何便如何。”
  长衫人从怀中掏出一只金色小蝉,喃喃道:“静缘,等着我,华大哥这便来了!”
  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濯门甄裕与钩赜派华玄。一个月前,两人身在剑阁,揭开了玄骓之谜,夏静缘却因误会而出走。华玄与甄裕寻遍了灵蛟山庄、洛迦山、南湖钩赜居,仍是一无所获。
  华玄伫立于南湖之畔,正感束手无策,突见一只金蝉不住在身周盘旋。华玄一颗心猛地提起,捉住金蝉仔细观察,发现蝉翼上刺着一行极小的字:“我在夺天塔顶,华大哥救我。”
  华玄不由狂喜,原来这种金蝉叫做“厮守金蝉”,一对雌雄金蝉相恋,永不分离,即便人为将它们相隔千里,雌蝉和雄蝉也能寻觅到对方。所以有江湖人捕捉一对金蝉,故意将雌雄分开,作为传讯工具。当年华玄和夏静缘游历江湖,曾在骊山附近见到一对厮守金蝉,雄蝉不幸误食毒草而亡,雌蝉盘绕着配偶尸体,驱之不走。

(寓言故事网:www.yuyangushi.com
上一篇:劫持皇太后 下一篇:圣猿传说(中)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