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更新 | 把妹达人 | 武侠故事 | 中华上下五千年 | 中国民间故事

狼之灭亡

热门搜索:100字寓言 200字寓言 是什么 什么 女生 男人 为什么 剑王朝 第一次

狼的故事

当前位置:小故事大全> 童话故事> 动物故事> 狼的故事>

狼之灭亡

来源:狼之灭亡 作者:寓言故事网 发布时间:2017-05-12 11:47 浏览:
核心提示:欢迎访问寓言故事网人与狼的故事狼之灭亡

  它深深地钦佩制服它的猎手,它为能败在如此不凡的对手手下深感荣耀。它就是这么傲气,包括尊敬自己强大的对手。也许正是因为有了狼,才成就了猎人的强悍。

  山谷谷底有一条小溪,清澈的泉水在流淌着,小溪边有一片平坦的绿草地,上面有几棵伞状的合欢树。合欢树上的花把这小谷映衬得异常妩媚。在其中一棵合欢树下一对青年男女正在嬉戏着,他们面前还铺着一方橙色的塑料布。

  此时,在山坡上的荆棘丛中,一条健壮的狼正在潜伏着。它年轻极了,那身体上深棕色的毛泛出金属般的光泽。它那深蓝的眼珠死盯着这片绿草地。并且从绿草地上发现了它异常厌恶的动物——那对青年男女从不远的小镇一并带过来的白狗。白狗很讨人喜欢,在两主人面前不停做着花样,不时逗得他们哈哈大笑。

  但也就是这形态愈发激起狼的厌恶,狼恨不得立刻一口将它吞下。也许狼就有这种本能,一嗅到狗的气息,便会全身热血沸腾。这一切源于狗的背叛,狼恨它们成了人类忠实的奴仆。

  狼紧盯着那条白狗,但由于那合欢树丫上挂着一支枪,而不敢马上采取进一步的行动。否则,狼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前去把白狗撕个粉碎。

  而在草地上,那对青年男女正在戏耍那条小白狗,男的将一只花花绿绿的空罐头瓶扔来扔去,并让那狗给叼回合欢树下。白狗在叼那罐头瓶时,作出种种可笑的姿态,逗得两个年轻人笑得前俯后仰。这次,男青年把白狗叼回的空瓶扔到了小溪的对岸,并一下子滚到了一块大石头后面。

  狼牢牢地抓住这个机会,白狗还没来得及觉醒是怎么一回事,喉管和颈动脉已经被同时啮断了。那十分讨人喜爱的白狗就这样离开了喜欢它的主人。

  狼并不敢粗心大意,它在时刻警惕着那对男女,狗久久没有回去,引来了他们,他们一步步走近了,空着手。狼猛地从石头后窜了出来,打算就此逃离。然而,那对男女见到突然出现的狼,吓得掉头就跑,连树丫上的枪也丢在那里。狼并没有追赶人,它又回到石头后面继续享用那条白狗。在吃完了那白狗之后,便像一团流体似地消失在荆棘丛中。

  实际上,这条狼是一条独狼,四处流浪便是它的生活。但在它幼小时它在所属狼群中是常胜将军,因为它健壮、聪明、蛮横、凶狠,但难免隐含其傲气,也正是由于它的这种傲气注定它不可能成为那狼群中未来的头狼。

  因为每个狼群都有属于自己的领地,因而作为独狼,生存下来是异常困难的,它必须在狼与人交界处的那个夹缝里求生,就是在这样狭小的生存空间里,它还需要防止同类的攻击和人类的捕杀,独狼的食物自然是无保障可言的,这条狼也一样,在吃过白狗之后好几天都是在饥饿中度过的。它努力地奔跑在草莽间以保持它的敏捷。它被水的气息引到了一片沼泽地边。熟悉的沼泽地勾起了它无限的回忆,因为沼泽地,它遭到了原来狼家族无情的驱逐,当时所有的一切都像发生在眼前一样,历历在目。

  那天,它所在的狼群到了一片沼泽地边。一条年轻的雌狼由于草率而陷进了一片泥沼。这雌狼正是它亲密的伴侣。它听到了呼救声,不顾一切地要奔去救助。头狼截住了它,一爪子把它击倒在地。头狼长嗥一声,整个狼群原地站定,肃然无声。只有那遇难的狼在黑色的泥沼里哀叫。

  看到那双绝望、哀怨的眼睛,它又爬起来想冲过头狼的警戒线。头狼一口咬住它的后腿,惊人准确地把力量控制在将透而未透皮肉的临界点上。它当时简直是疯了,竟当着整个狼群的面回头咬了头狼一口。这还了得!立刻,几条强壮的公狼一齐向它扑来……

  因此,它被家族无情地驱逐了,成为一条到处亡命的独狼。

  此时,它的耳朵似乎捕捉到了什么声响,在它环顾了四周之后,向那片灌木丛靠拢。随着扑哧一声响,一只野雉从灌木丛中飞起,从那华丽的锦羽可以看出那是一只雄雉。但没一会便从空中掉下,在草地上逃跑。因为雄雉明白它遇到了怎样的敌人,于是怒从心头起,那华丽的锦羽一齐展开,飞起有几丈之高,然后扬起双爪直向独狼扑去。但雉却扑了个空,跌落在地,恰好就跌在狼嘴的附近。只听见“咔叭”一声,那雄雉便死在了狼嘴之下。

  它舔了舔唇,昂首四顾。

  沼泽地依然一派宁静和平。远处有什么鸟在叫,好像就是雉,而灌木丛里还有一只雉。狼还没有吃饱,即使吃饱了,它也会进灌木丛去。好奇是狼的又一天性。

  它喜欢灌木丛。一进灌木丛,它的身体就柔软得像一团棕褐色的流体。

  一切如它所料。灌木丛深处有一个野雉窝。一只麻栗色的雌雉正扑开双翅护着雉雏们。母雉展开颈羽,鸡冠如血一般鲜红。

  狼竖起尾巴,一晃,又一晃。

  正待母雉想看清晃动的是什么东西时,它的脖子断了。它没挣扎,到此时它还记得身下有孩子!

  但是毕竟雉太弱小,虽然是义无返顾,但在面对比自己异常强大的狼时还是无能为力。狼对它们的天敌和弱小的动物是凶狠无情的,但在狼群的整个家庭当中却是从不缺乏亲情,特别是母狼和幼狼之间的那种母性的亲情。如此也不难引起独狼对自己家族的怀念。

  也只有在属于自己的狼群中才能真正感受到那种特殊的温情。它决定回到自己的狼群中去,因为它再也无法忍受没有温情的孤独。它在回想着它的家族的气息。但是回归必须带回去猎物作为见面礼,虽然它全身的饥饿像火一样烧灼着它,但在它捕捉到一头鹿之后便叼着鹿昼行夜伏地向着自己家族所在地奔去。其中经历过其它狼群的追捕和围攻。可是归心似箭在支撑着它不断地前进。在终于踏上它家族领地后却发现它的家族已经失去了踪迹。

  它失望了,一身疲惫随之而来,在这紧要关头它又发现了两只虎,似乎那虎也嗅到了它的气味,一只雄虎冲它吼了一声以示警告,而它已经被惊吓得狼毛直悚了。但老虎并没有认真地来追捕狼,也许那两只老虎刚享用过一顿美食吧,一声吼叫后反而打不起精神。它灵敏地躲过老虎,奔向了荆棘丛。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群狼正向它逼近,它却一无所知,当它从以前搁置那鹿的地方取回猎物正准备食用的时候,它方才发觉自己已经被一个陌生的狼群包围了。因为它侵犯了那群狼的领地,必然要遭到那群狼的攻击。狼群包围了它,却悄无声息,不难看出这是一群训练有素的狼。它显然不是它们的对手,并且前后都有狼的夹击,它决不甘心就这样死去。它不顾一切地撕下一块鹿肉,就算是死也要尝一尝鹿肉。它“嗖……”的一声窜出荆棘丛,径向巨石飞奔。

  它要将自己送入虎口吗?没错,它宁愿死在自己所敬佩的老虎之口,它就是如此傲气,连死都要选择优劣。

  当它纵身登上了那巨石的时候,只见两只年轻的虎一卧一站,逆着目光,硕长的身体上披着一层层淡淡的晕。当它们发现独狼时,似乎还有一丝惊诧。而独狼本身是怀着必死的、超然的念头的,因而它全然不惧怕那两只老虎。

  老虎的平静使它产生了求生的欲望,它的心脏在狂跳。要是能从老虎身边走过,到巨石那一边,就能摆脱狼群的追赶了!它想跑,它又深知老虎有追逐奔跑活动的嗜好。所以,它拼命地夹着尾巴,压制着惶恐装出彬彬有礼的样子,慢慢迈开步子,它在老虎的懒散下走了过去。开始下坡,每一步似乎都那么长久,那两只老虎对眼前的一切全然不顾,一个劲地在那巨石上面,闭目养神地休息。当独狼一脚踩到谷底时,它再也无法遏制地狂奔起来,一直跑到精疲力竭。

  它躺了好久才让自己回过神来,回想起恶梦一般的山谷之行,它想得异常的多,它决定自己要像虎那样做强大的生物,它要当一条像虎一样的独狼。

  过了一会,它沿着兽道下坡走,逐渐走近了人类居住区,它得去河边喝点水,然后再回到它的荆棘丛去,它总以为荆棘丛比山洞安全得多。河面上泛着幽幽的白,它先用舌尖点了点水,凉而微甜,然后便埋下头吮起水来。这时的它仿佛嗅到了一丝气味,强烈而单纯。它似乎可以断定上风头不远处便有一条雌狼,于是飞也似地向草丛奔去。

  只见山坳草丛间果然卧着一条雌狼,它的左腿被猎人设置的铁夹夹住了。雌狼见到它显得十分亢奋,以低沉的哼声表示痛苦和绝望。

  它明白眼前所发生的一切,轻轻地靠近雌狼想用嘴去接触一下雌狼的身体以表同情,但是被困的狼怀疑一切,仇恨一切,它恶狠狠地嗥了一声以表强烈的反抗。

  此时,异样的动静让它预感此地不宜久留。它向着山崖一阵狂奔,待它卧在山崖上时,却又想到天一亮,猎人便会把那条与自己一样孤独的狼逮去,同情心一下子让它不安起来。另外,它似乎从那条雌狼身上看到了以前陷死在沼泽地的那条母狼的痕迹。

  于是,它站了起来,似离弦之箭般窜下崖头,回到囚着雌狼的山坳。紧接着是一阵汽车的喇叭声,雌狼恐惧地打了个激灵。就在这一刹那,它果断的齐铁夹旁咬断了雌狼那条被夹的腿。为了让雌狼尽快脱身,它只能这么做。

  雌狼狂叫惨嗥,在草地上打滚。之后恶狠狠地向它扑来。它敏捷地躲闪,嘴里呜呜地嗥叫。

  雌狼明白过来了,不再向它扑咬,吮着断足上淋漓的鲜血,甚至还看了一眼离开身体的那一截脚爪,眼睛里涌满了泪水,说不清这泪水是因为痛苦还是因为感激。是的,狼也有泪。

  雌狼知道必须不顾创伤赶紧离开这可恨的山坳,便用三条腿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一迈腿,又摔倒了。断腿触地的剧痛几乎使它回不过气来。它并没有气馁,又站了起来,不熟练地用三条腿歪歪斜斜地走起来,奔跑起来,那条残腿空划着,滴着血。

  它堵住了它奔向山坡的去路,示意向相反方向奔跑。雌狼领会了它的意思便随着它向小河奔去。

  它们趟着水顺流奔跑,冰凉的河水螫得雌狼创口剧痛。

  只有如此,它们才有可能摆脱即将临头的追捕。河水会使猎狗失去追踪的线索。

  在经过一段水路之后,它们向着一个幽深的山谷奔去。在奔波过程中,那雌狼的伤口已经止住了血,但是疼痛仍没有减轻。两条狼一前一后在奔逃着,继而进入了一片自以为安全的荆棘丛。

  两条狼并排匍匐下来,雌狼闭目而卧,连下巴都紧贴着地面,它却在昂首警视着。雌狼就这样在这片荆棘丛中躺了三天三夜,似乎伤势已经有了好转。就在第四天晚上,雌狼悄悄地离开了这片荆棘丛,离开了几天来一直照看自己的它,原因是想要寻找一个安全的山洞以履行一个母亲的义务。

  于是,雌狼毅然而艰难地离开了荆棘丛。

  当它回到荆棘丛,雌狼已不辞而别。它四处寻找,找了整整一个晚上,但那小溪却截断了追寻的线索。它只好又回到了那个安置狼夹的山坳,那里什么也没有,除了被重新布置的狼夹。

  雌狼在找到一个山洞之后生下了三条小狼,其实那个山洞并不理想。那三条狼崽愣头愣脑的非常可爱。做母亲的感觉真累,尤其是它现在只有三条腿却必须支撑四条生命,实际上也就是整个部落,因为这条雌狼是它们部落惟一的幸存者,其它的狼在一次人的围猎中全部死亡。

  这天傍晚,雌狼又来到山腰的那个小池塘边潜伏,在这里基本上每晚都能以这种方式猎取一些小动物。此时的雌狼似乎感受到一只大鸟在空中盘旋,那是一只鹰,一只视狼为天敌的鹰,那只鹰也看见了雌狼。在另外一个山头上,它也看见了这只鹰。

  鹰犀利的目光在巡视着山林,滑动在天边辽阔的地平线上。雌狼已吓得狼毛悚然,雌狼更多地在担心山洞里那几条小狼崽。担心它们跑出山洞,这种担心应验了。那因耐不住洞中寂寞在山洞口玩耍的小狼自然没法躲过鹰的眼睛。一会儿,一条小狼惨叫着被鹰抓离了地面。雌狼就在一箭之遥眼睁睁地看着一片乌云掠过,那只鹰为了不让小狼乱动乱咬,故意一松爪子让小狼从数丈高空跌落下来后再将其抓起飞走。

  雌狼见状已经悲愤欲绝了,此时它赶到了,四目相视许久后。它慢慢走了过去想舔舔雌狼的残腿,但雌狼却稍有戒备的躲开,并向活着的小狼走去。

  雌狼不让它走进自己的洞穴,雌狼怕它会伤害自己的狼崽。它屈服了,便栖息于山洞附近的灌木丛中。到了晚上,一场大雨哗然来临,以至于在灌木丛中听到的雨声格外的纷乱。全身湿漉漉的它瑟瑟发抖,但强烈的责任感驱使它不能离开去找一个躲雨的地方。而洞中的雌狼和两条小狼崽正在熟睡着。

  接下来的几天里,雌狼一直为迁窝计划着,在费了一番心力后终于找到一个比较理想的新窝。这天晚上,趁它不在,雌狼决定搬家,雌狼叼起一条小狼向新窝奔去,将另一只狼崽暂时留在了窝里。在雌狼走远后,它进洞叼着那一条小狼向新窝走去。就在雌狼刚安置好小狼的时候,它叼着另一条小狼赶到了,并迅速放下小狼,彼此对视了一会,然后礼仪般地用颔部和颔部相互摩擦了一下。就这样两条狼走到了一起,它们历尽了万重磨难,但是磨难是一重又一重,在几天后的一个黎明,当两条狼叼着猎物归巢时,发现小狼不见了。

  那雌狼开始怀疑它,尽管它们是形影不离,同去同归的。雌狼的怀疑激起了它的愤怒,以至于它一转身便头也不回地走了。只留下雌狼在那山洞口呜咽似地嗥叫着。

  雌狼没有离开,它在等待着侵犯者的再度到来,复仇的心理愈发冲激着它的脑袋。雌狼的乳房由于没有了小狼的吮吸而日渐肿胀,以至于坐立不安,雌狼也只有去狂奔和翻滚中去放松那种痛楚。

  这天黎明时分,雌狼回窝进洞时嗅到了强烈的异味。雌狼激动起来,复仇之火烧灼得全身战栗。风也似地闪身进了山洞,没一点儿声息。

  山洞里竟有两条胖嘟嘟的小狼!可雌狼一眼就看出这不是自己的孩子。雌狼警惕地回头四顾,嗅、闻、听,没发现什么情况,这才一纵身跳到小狼的旁边,慢慢露出了尖利的牙齿。

  小狼呜呜的叫声多么像自己的孩子啊!雌狼愣住了。

  这时,两条饥饿的小狼跌跌撞撞到了雌狼的腹下,两个温暖的吻几乎同时吮住了雌狼的乳头,不要命地吸吮起来,雌狼依然愣着,一时不知怎么办好;只觉得肿胀的痛苦在消退,那一股曾经出现过的神奇的柔情又出现了,而且无法遏止地弥漫开来……

  雌狼不知道这是两条小狗而不是两条小狼!雌狼也不知道这是猎人设下的一个圈套。他们用这计策让雌狼培训他们的猎犬。由狼哺乳,由狼培养的狗,才真是第一流的狼犬呢!

  没过几天,母狼从上卷的尾巴认出了这不是两条小狼,可它已是这两条小狗的母亲了。

  此时,它却伏在一个崖石上,冷峻地凝视着山谷。它看到了山谷里躺着一个人,已经一动不动很长一段时间了。

  它心中思虑着那个躺着的人,其实他是一个优秀的猎人,此次专为这条独狼而来,并且他要赤手空拳活捉独狼。这一切缘自于他与人的一个赌局。

  周围一片静寂,或许这预示着将有一场激动人心的人狼大战的来临,可是一切却在突然的开始中结束了。

  它在经过一番周密的思虑之后出现在了那个山谷里,其实猎人早已从眼缝里瞅见了它,他看到的是一条年轻、雄壮、凶狠的公狼。

  它在经过好几次的试探之后,终于认定面前躺着的是一个可以吃的死人,动作也不自觉的慢了下来。就在这时,它的睾丸被一双强有力的手像铁钳似地抓住了,并且在捏握中它失去了知觉。

  等到它醒过来时,发觉自己已被囚禁在铁笼中。一切来得那么突然,朝四周一张望,还看见一个小一点的铁笼子,笼子里囚有两条小狼,那不分明就是那三条腿母狼的孩子么?

  它努力地站起来,睾丸在“哧哧”地作痛。它努力止住后腿的痉摩。它深切地钦佩制服它的猎手,它为能败在如此不凡的对手之下深感荣耀。它就是这么傲气,包括尊敬自己强大的对手。

  过了几天,它被装上了卡车,同样还有那两条小狼,人们是要把它们送往动物园。

  它深深地叹息,为自己不能救那两条小狼倍感无奈。心想,那条雌狼在此时会不会突然觉察到什么,赶来舍身救子呢。一切仿佛都那么的漂渺。车驶在那山谷的公路上,静静地静静地驶向远方……

  朝花夕拾

  读毕此文,不禁为独狼的傲气发出长叹。正是这种连死的对手都要选择优劣的傲气,成就了独狼的伟大。这条伟大的独狼拥有辉煌的一生,虽然它本身孤独,但因为其不平凡的经历,使它最终实现了自己的愿望,成了像老虎一样的独狼。


【寓言故事网生活小知识】生活窍门:辨识驼毛:优质驼毛纤维长、有光泽,毛色有杏黄色、棕红色、银灰色、白色等,较差的呈黑色,毛也较粗。假驼毛一般毛纤维短且粗。
(寓言故事网:www.yuyangushi.com
上一篇:狼与狼孩 下一篇:为爱碟血的狼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