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更新 | 把妹达人 | 武侠故事 | 中华上下五千年 | 中国民间故事

狼与狼孩

热门搜索:200字寓言 100字寓言 爱情 男人 剑王朝 是什么 泡妞 恋爱 什么 幽默故事

狼的故事

当前位置:小故事大全> 童话故事> 动物故事> 狼的故事>

狼与狼孩

来源:狼与狼孩 作者:寓言故事网 发布时间:2016-10-29 10:30 浏览:
核心提示:欢迎访问寓言故事网人与狼的故事狼与狼孩

  随着时日的变更、社会的进步,那原来的村庄愈发变得繁荣,人们也因拥有枪而不再惧怕狼了,树林也越来越小,但狼却仍旧在那里面生活着。

  傍晚时分,雪慢慢地停了下来,天空升起了一轮明月,整个村庄被夜色所笼罩。

  在这样一个静悄悄的夜里,一群狼在其头狼——白狼的指挥下要实施一个早已预谋的计划。

  随着村子里最后一根烛光的熄灭,在白狼的一声得意的、毛骨悚然的长啸后,几个黑影迅速窜进了村庄,像暗夜中的噩梦,逼近了毫无知觉的人们。

  忽然,一声婴儿的啼哭惊动了宁静的夜空,树林边一束白色的光直射出来,又是几秒钟的寂静,有一户人家的烛光亮了起来,粗暴的男声和女人歇斯底里的尖叫声惊醒了村子,喊叫声,铁器声越来越大,几双墨绿色的眼睛闪了出来,消失在树林中,惟独不见了它们的首领。

  屋内,金色的眼睛依然那么沉稳的注视着墙角害怕得瑟瑟发抖的那对夫妇。白狼轻轻刁起地上正在啼哭的婴儿,从后窗跳了出来。那里已经围满了手持刀具的村民,它停住了脚步。

  一时间,谁也不敢动。

  人们的吃惊不是毫无理由的,一匹狼敢独自面对众多村民是需要足够的勇气和胆识的。更让村民们不敢轻举妄动的,是因为狼嘴里叼着小孩。

  忽然,一个鲁莽的村民把一个火把朝白狼扔了过去。白狼敏捷地向后一闪,然后突然加速冲向了人群。光滑的毛皮擦过人们的肩膀,手臂,大腿。人们叫喊着,挥舞着镰刀和锄头,想击中这雪白的身影,但这银色的闪电似乎根本不把这些当回事,来回穿梭于人群中,似乎早安排好了路线。最终,它摆脱了追捕,钻进了漆黑的森林。

  它又重新出现在山崖上,发出一声胜利的长啸,鲜红的血从脊背上淌了下来,它竟毫不在意,仔细端详着脚下的婴儿,眼神中藏着不易觉察的慈爱。

  第二天清晨,村民们发现,从屋子到树林边一条血线延伸着,就像是一条曲折的路。

  转眼间十几年过去了,随着时日的变更、社会的进步,那原来的村庄愈发变得繁荣,人们也因拥有枪而不再惧怕狼了,树林也越来越小,但狼却仍旧在那里面生活着。

  狼已经过了三代,但那白狼仍是那狼家族的第三代首领,虽然它已经老了,可它凭着自己的睿智、胆识和经验还在统管着整个狼群,虽然病魔正一点点在吞噬它。另外,还有其它一些狼也对它的头狼地位蠢蠢欲动。

  白狼喜欢独处,喜欢晚夜的风,喜欢月朗星稀的夜空,此时,它正静静地趴在山崖上,俯视着黑色的森林,当晚风吹过的时候,它的耳朵就稍稍地动一下,感觉风所带来的清凉。

  这是山崖上最陡的一块岩石,象征着狼群中无上的权威和绝对的统治,不知有多少熬红了双眼的恶狼在死死地盯着这块岩石。但从白狼成为首领以来,还没有第二条狼登上这石头的顶端。

  白狼就这么懒懒地趴着,眯起了双眼,任凭风玩弄着自己零零散散的银毛,渐渐地就快睡着了。

  但是,几阵细微的声响让它觉出了异样,这并不是风,而是猎杀者的脚步。

  空气中弥漫出淡淡的血腥味,这是它熟悉的气味,每个优秀的狼猎手都无法隐藏的气味,在血战之前显得更加的刺鼻。

  突然间,它意识到了什么,努力站起身,悄悄地沿着石壁滑了下去,身手,已不如年轻时那么敏捷了。

  此时有几条灰狼在岩石下踌躇着,几种心态在反复地困扰着它们,因为作为首领的白狼是那么的与众不同,能否取得成功并无定数,假如一旦失败,等待它们的只有死亡。最终,一条浑身油亮的灰狼作了决定,它也是惟一剩下的一条狼,其它狼的心理防线均已被摧垮。

  白狼从黑幕中走了出来,它不得不去面对这场斗争,尽管自身没有取胜的把握。它从那健壮的求权者身上隐约看到年轻时的自己,可现在已经时光不再。

  终于,灰狼动身了,它全力加速冲了过去,就在两条狼接触的一瞬间,白狼闪到了一旁,伸出右爪给了灰狼的腹部猛烈的一击,接着迅速转过身,一口咬住了对手的脊背。灰狼痛苦的呻吟起来,已经彻底被激怒了。它一个翻身摆脱掉了追咬,回头一看,白狼已经不见了。还没回过神,后脑勺又被一击。这一次,灰狼抓住了机会,它忍住疼痛,向后一跳,扑住了白狼。两条狼扭打起来。

  嗥叫声充满了整个山谷,风更大,夜更冷了。

  灰狼虽然在速度和力量上占优,但在白狼熟练的扑咬和多变的战术前占不到任何便宜,双方只有靠体力来决出胜负。这点显然对白狼很不利,它找了个空隙推开对手,气喘吁吁地退到一棵大树旁,身上新添的几道伤口正淌着暗红色的血。灰狼也有些疲倦了,但是,它发现首领并不如想象中的强大,首领毕竟已经老了,如果再打下去,形势会越来越对自己有利,这为它增添了信心。

  就在灰狼准备第二次冲锋的时候。它发现首领有些反常,白色的身躯不由自主地颤抖着,眼睛中金色的光芒忽然消失了。

  这最最紧要的关头,可怕的伤痛又找上门来,就像是炙热的火焰在身体里蔓延,白狼已经神志不清,眼睛也渐渐看不清,别说打斗,就连站立也很困难……

  白狼身子一歪栽倒在地。

  此时的灰狼颇感意外,于是它俯下身,嗅了嗅,用残忍而傲慢的目光注视着首领身上流着的血液,并准备作最后的了断。

  忽然,一阵莫名的风刮过,将它的身子猛然撞开。而展现在灰狼面前的是一双晶莹的水蓝色的眼睛,从中射出寒冷的光。

  转眼到了第二天,在阳光沐浴下的白狼醒了,它爬了起来,吃力地将那灰狼的尸体推下了山,随着发出一声胜利的长啸。而山崖下有一个少年也正露出一丝微笑。

  白狼清晰地记得在十五年前的那个晚上从村庄里抢回这个孩子,便将它一直养在身边,并且将它放在一个远离那勾心斗角和虚伪狡诈的狼群的古树树洞里成长。转眼间那小孩已经成为一个十五岁的少年了。

  白狼心想自己天生是孤独的,随着自己的年老,它将自身全部的希望和理想都寄托在十五岁的人类少年身上。它从那岩石上走下,来到那棵古树下,那少年也从树上滑下,彼此相对坐下,用眼睛交流着感受。

  白狼一直有一件心事,早在五年前,村中的人们就已经发现了这个狼孩。它们一次次组织人手进森林搜索,有一半就是因为这个孩子。而它也不止一次发现少年偷偷溜进村子,藏在暗处观察着人们的一言一行。少年最近时常发出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它想,那可能是人类的语言。

  白狼知道,它只是一个养父,一条野外的狼,少年的血管里流淌的是人类的血液,迟早会回到他人类的家。那时候,少年可能会成为它的敌人。它不敢去想未来,想到离开生命中惟一的知心朋友,它就会变得十分敏感和暴躁,完全失去了平时的冷静。山崖上,它也常常思索,该不该让这个孩子知道真相,放他回去。

  白狼让少年藏了起来,又独自回到了山崖上。突然,山崖上出现了一条母狼带着一群刚出生的小狼崽。其中有一条浑身雪一般白,这不禁让白狼想起儿时的自己。并似乎从中看到了另一个希望,那就是自己以后的接班人。此时,它暗下了了却心事的决心。

  第二天晚上,白狼与少年潜入了那村庄,夜已深,它们顺着一条小道贴着墙壁悄悄地走着。白狼在一间仍亮着灯的小木屋前停下,只见屋内有一个小姑娘静静地在看书,书桌边一对夫妇正在床上熟睡着。

  此时,白狼猛地一冲冲开了那房门,不慌不忙地走了进去,而那少年却吓呆了。床上的夫妇一下子也跳了起来,一下子回想起十五年前的那场恶梦。那少年呆呆地从门外走了进来,而那丈夫却正在床下摸着枪,但就在他瞄准白狼的时候,他看到了那个浑身漆黑、头发苍白的少年。此时的枪管不自然地往下掉。他似乎明白了站在面前的这个少年就是十五年前被白狼叼走的孩子,此时少年的眼中也有两颗晶莹的东西滚落下来,白狼知道,那是人的眼泪。

  虽然白狼还是十分地牵挂那少年,但它也明白,那是不可能的。少年不属于它。这就是事实,事实是无情的,不管你愿不愿意接受。因而,白狼选择了静静地退出。

  以后的很多天里,白狼时时刻刻在想着这个少年,想着他眼睛的纯蓝色。想起少年,白狼总是忧郁的,这种情况只有小白狼才能让他低落的情绪好转起来。初夏的一个清晨,它带着小白狼在还沾着露水的草地上散步。

  晨风是饱含着水汽的,清凉的。它微微动了动耳朵,在一个小水潭旁趴下,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看着小白狼嗅着不同颜色的花朵。

  忽然,草丛中的蝴蝶纷纷飞起,白狼警觉地抬起头,竖起尖尖的耳朵,它听到了马蹄声,许许多多的马正向丛林这边赶来。

  捕猎的队伍又来了,这次比往日好像大了许多。

  它立刻朝石崖地方向飞奔,家族中的许多狼还没有醒来,此时的突袭将是致命的。

  白狼在全力奔跑着,所过之处,仿佛只是一道金色的线和一束白色的光。它终于来到了山脚,并很快跃上了山,在悬崖上用尽全身之力向天空发出一声刺耳的,略带沙哑的吼叫,这是在向白狼群中的成员传递着危险的信号。

  它突然意识到小白狼还在那片草地上,它必须去救,于是它又朝山崖边小跑过去,但一不小心,脚下一滑,几乎是滚下了山,后腿摔断了,脑门上也撕开了一道口子。但它要和自己的神志赛跑,以救出小白狼。

  在经过一段路程的一瘸一拐之后,终于到达了小白狼身边,继而以意志维持的身体终于崩溃了,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再度睁开眼,发现自己已经被马队包围了,这才知晓小白狼原来是一个陷阱。同时,它也在一匹红棕色的马上看到了那双久违的蓝色眼睛。

  白狼再次苏醒时看到了大大小小十几个铁笼里关着许多同伴,还有些被挂在墙上,已经死了。白狼似乎也从中看到了那双蓝色眼睛的背叛。它发疯了,不停地用身躯撞击着铁笼,直到满身是血才摔倒在地。但蓝色的眼睛在接下来的时光里再没有出现,白狼深知,希望已经愈发渺茫,死亡成了必然。

  被捕的第三天晚上,白狼站起了身,它要维护狼家族最后的尊严,明天就该是它被带走了。

  月光下,望着熟睡中的小白狼,它注视了很久,然后,它把牙齿凑近了小白狼的喉咙。

  热乎乎的血涌了出来,小家伙只是呻吟了两声。它醒来无力地望着呆呆的白狼,又重新闭上了眼,希望这一切只是一个梦。

  白狼发出一声悲凉的凄惨的叫声,然后狠狠撕下了小白狼雪白的毛皮,连着血,吞入了腹中。

  很久,嘴角边的血腥味都没有消除,它现在才发现,它是那么讨厌血。

  它感到心里空空的,一切都被夺走了,没有悲伤,没有痛苦,也没有怨恨,直到唇上有些淡淡的咸味,它才发觉自己流下了眼泪。

  水一般的月光泻在它的身上,白狼静静躺下了。

  第二天展现在人们眼前的是一个没有了毛皮的儿子和一个满口是血的父亲,人们为之惊呆,但也仅此而已。

  但那少年却哭得撕心裂肺,最后他抱走了这两具尸体,将它们葬之于山崖上那块岩石下。并且在那里跪了整整三天三夜。继而便是永远的失踪,无论村民花多大的心思寻找。

  从此以后,森林再也没有狼出现,那少年再也没有回来……

  朝花夕拾

  读毕此文,除了惨烈、悲壮,只剩下窒息,原以为英雄只会在人类产生,却不曾想狼群里也能诞生英雄。

(寓言故事网:www.yuyangushi.com
上一篇:狼行成双 下一篇:狼之灭亡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