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更新 | 把妹达人 | 武侠故事 | 中华上下五千年 | 中国民间故事

第一百六十七章 狩舰

热门搜索:200字寓言 100字寓言 爱情 男人 剑王朝 是什么 泡妞 恋爱 什么 幽默故事

剑王朝

当前位置:小故事大全> 民间故事> 武侠故事> 剑王朝>

第一百六十七章 狩舰

来源:寓言故事网 作者:寓言故事网 发布时间:2017-01-10 00:15 浏览:

    幽浮舰队在深水中航行。

    有修行者无法听见的声音,在幽浮舰队的法阵之中传出,回到幽浮舰队的法阵之中。

    每条大舰之中,有十名阵师轮流控制着阵盘,一些缠绕着黑色元气的轮盘转动着,精准的控制着庞大的舰身在水中避开有可能形成威胁的巨大礁石。

    所有这些阵师,包括这些巨舰之中的修行者和军队,都是常年随着徐福出海,早就已经习惯于这样的潜行。

    一切都很平静。

    然而就在下一个呼吸,最前方的一艘幽浮巨舰在水中陡然顿住。

    这顿住并非是因为控制它的阵师让它停顿,而是陡然撞上了巨|物!

    全速前进的幽浮巨舰的船头撞首在水中都发出了刺耳而宏大的响声,一股可怕的冲击力从船头位置一直传递到船尾。

    十名阵师之中,无论是两名正在控制着阵盘的阵师,还是其余八名只是在静默休息的阵师,全部随着这巨舰的剧烈震动而被抛得七倒八歪。

    阵盘剧烈的晃动着,元气冲撞间喷射出无数股气流。

    那些缠绕着黑色元气的轮盘有些互相撞击了起来,溅起一片片火花。

    在接下来一刹那,船尾位置也传来了强大的冲击力。

    这些幽浮巨舰之间自有一定的距离,然而因为一直是在全速前行,而且根本没有任何的征兆让它们减速,当这第一艘幽浮大舰骤停之后,后方的幽浮巨舰也根本来不及减速,纷纷发生了碰撞。

    这些庞然巨|物在水底撞击,发出令人头脑欲裂的恐怖巨响。

    然而围绕着这些幽浮舰队的周身,却没有激起多少浪花,而是出现了许多道晶莹的线条。

    在下一瞬间,这每一条幽浮巨舰之中都响起了一阵凄厉的吼声。

    所有的幽浮巨舰的法阵激发到了极致,积蓄在符文之中的天地元气,疯狂的暴涌而出,让这些幽浮巨舰疯狂的往上而行。

    “喀喀喀.......”

    当这些幽浮巨舰从江底冲出,它们的身后依旧有无数令人牙齿发酸的碎裂声响起。

    这些幽浮巨舰并没有和以往冲出水面一样,顺利的平稳漂浮,而是横七竖八的“插”着,有些巨舰尾部还在水平面下方。

    所有这些幽浮巨舰之中的阵师都是浑身虚脱,身上的衣衫被汗水湿透,眼神里都是死而复生的庆幸。

    因为这片江面已经被冰封!

    所有这些幽浮巨舰,都是嵌在坚冰之中,而不是浮在水上。

    方才那一刹那,若不是这些幽浮巨舰本身的力量足够,整支舰队就要直接被全部冰冻在水下!

    没有来得及发现异常而直接装上坚冰,只是因为这段江水冻结的太快。

    而普天之下所有的修行者之中,只有那传说中的昔日公孙门阀家大小姐,才修有这样恐怖冰寒的力量。

    然而听闻她的本命剑都已经被毁,为什么力量反而更胜往昔?

    当一声声沉重的金属砸击冰面的声音响起,这些幽浮巨舰的舱门纷纷打开时,从中显现的所有修行者心中全部都是这样的念头。

    江面冰封十余里。

    风雪却反而像是被抽引一空,江面上平静异常。

    在他们视线所及的不远处,站着长孙浅雪和千墓的身影。

    长孙浅雪的身后,有一条异兽。

    这条异兽像虫更多一些,然而却散发着最为纯正的龙息。

    他们脚下的冰面里,也在散发着最为纯正的龙息。

    所有这些幽浮巨舰之中的修行者都想到了百里素雪的那条幽龙,接着却不自觉的又想到传说中幽王朝的那条幽龙。

    “杀了她!”

    一声森冷的军令从一艘幽浮巨舰的深处响起。

    这些幽浮巨舰中的修行者都是郑袖或者元武的死忠,当然不会违抗这样的命令。

    许多道剑光瞬间照亮了冰面,耀眼的剑光在冰面之中折射,将这一段冰封的江面都变成了一个七彩的琉璃世界。

    出手的这些修行者里,不乏七境宗师。

    然而所有这些剑光,却都被一道来自天空的剑光遮掩住了光彩。

    没有任何一道剑光有这道剑光醒目。

    因为快!

    这道从云层中穿出的剑光快得甚至让这些七境修行者都无法看清它的色彩。

    一片惊呼声如潮水一般在江面上响起。

    这世上,唯有澹台观剑才有这样的剑速。

    惊呼声中。

    这道剑光浮光掠影般在冰面上转了一转,然后落到远处的江岸。

    许多修行者的气海处发出漏气的声响,鲜血和真元如烧开的壶嘴中喷出的蒸汽一般,急剧的喷射出来。

    一剑便破了这出手的大半修行者的气海,在江岸上显出身影的澹台观剑却怅然若失,就连他残留在冰面上和身体周围的剑息里,都有种怅然和悲恸的味道。

    并非是因为这一剑消耗了他几乎所有的真元。

    而是因为他刚刚得知了燕齐联军在关中大败,得知黄真卫已然牺牲了自己。

    他从长陵赶到这里之前,便是代替丁宁特意去见了黄真卫。

    想到那名正直而善良的年轻司首已然不再世间,他便难以控制的悲哀。

    “据守!”

    幽浮巨舰中军令再次响起。

    在一片凄惶之中,所有这些剑师全部退回幽浮巨舰,那些被刺穿气海而重伤难行的修行者也被身旁的人带回幽浮巨舰。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幽浮巨舰本身便是巨大的法盾,便是世间最强的堡垒之一。

    澹台观剑转身离开。

    丁宁交由他的任务,便是解决幽浮巨舰之中一些难应付的宗师,所以他只需要出手一次,不需要控制体内的真元。

    现在这任务已然完成,他接下来要保证的便只是自己的安全。

    而让幽浮巨舰中这些忠于郑袖和元武的修行者难以理解的是,郑袖和那条“长虫”也退走了。

    她和澹台观剑的退去方位一致。

    他们的视线里,只剩余了那一名幽幽站立的黑袍少年。

    但即便是这名黑袍少年,此时也似乎并没有出手的打算。

    天空突然明亮了起来。

    这名黑袍少年甚至往后退了一些。

    乌云燃烧了起来。

    所有幽浮巨舰之中的修行者骇然的看着天上。

    乌云被烧穿了。

    无数道赤金色的火球,密集得就像是一场暴雨,落向这些幽浮巨舰。

    这些火球里没有硝石和硫磺的味道,只有一种纯正的烈阳气息。

    每一颗火球,都像是一个缩小了的烈日。

(寓言故事网:www.yuyangushi.com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